content->【。】,!

“城主大人,城主大人,出事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陳文敬剛起來,就聽到一陣焦急的聲音在外院響起。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老福,又出什麼事了?”

陳文敬很不爽的走了出來,生氣道。

“城主大人,皇帝皇帝陛下帶領群臣正跪在城門口”

老福氣喘籲籲焦急道。

“什麼?皇帝陛下帶領群臣跪在城門口?難道難道”

陳文敬的臉色猛地一變,忽然想到了一件極其恐怖的事。

“快,快給我備馬,前往城門口,快”

陳文敬大喝一聲。

“是,城主大人。”

阿福說完就走。

“等等,另外叫上迦羅城所有的士紳,隨我一起,快”

陳文敬立刻補充一句。

“是”

阿福立刻就走。

“鬨大了,鬨大了,這件事情徹底鬨大了”

陳文敬急的快要哭了。

他窺測到墨羽的心思,就是讓天心帝國表個態,結果,皇帝表的態居然如此之大,不僅讓群臣跪在城門口,連他也親自來了?

如果這件事鬨大了,那麼這個最大的惡人就是他陳文敬啊!

“發生什麼事了?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是啊!這也有好幾萬人嗎?他們居然都三步一叩,五步一拜,他們這是做什麼?”

“他們是誰,我並不知道,但是我認識為首那名男人的服飾,那隻有皇帝才能穿的皇袍?”

“什麼?皇袍?你是說,那個人是皇帝?”

“假不了,絕對是皇帝,你看看他身後的那些人,哪一個不是身穿官服,更重要的是,後麵那幾個人,看到了冇有,那一個是成名於三十年前的宮廷第一法師,還有那個叫無名刀客,他們都是為皇室效命的強者。”

“這這怎麼可能?那不是說,整個皇室,整個帝國的核心任何都來了?”

“冇錯”

“誰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何連皇帝都在此施行三步一扣,五步一拜”

“兄弟,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你難道忘了,那天那條黑龍了”

“黑龍?黑龍跟皇帝有什麼關係?”

“我去,你連這個都不知道?我告訴你,那條黑龍正是天心帝國開國皇帝馭天的坐騎,那天黑龍來到了迦羅城,其實是來討伐迦羅學院一位老前輩的,結果那位老前輩舉手殺死了黑龍,甚至連馭天也廢了。”

“什麼?還有這事”

迦羅城的大街上,以天無痕為首,身後跟隨百官與各將領強者,形成了整齊的隊形,三步一扣,九步一拜,朝著迦羅學院的方向行走了去。

因此,引起了整個迦羅城內的百姓們一片震驚。

畢竟,皇帝是何等人也?如今卻如此低三下四,這還是一個皇帝嗎?

“陛下,您這是做什麼?您這不是折殺老臣嗎?陛下”

“皇帝陛下,還請快快請起”

“皇帝陛下”

這個時候,陳文敬率領一大眾士紳走了過來,並且邀請天無痕起來。

“陳城主,你的好意,本皇心領了,但是,這條路,本皇必須親自走完,你一邊去吧!”

天無痕推開了陳文敬。

他闖的禍,他必須得承擔起。

他不希望更多的人跟隨著他一起送死。

“陛下,這這”

陳文敬被推開,立刻急了起來。

“城主大人,皇帝陛下這是鐵了心要這樣走去迦羅學院啊!”

“是啊!城主大人,要不,我們去求下墨公子?”

“事情這麼鬨下去,我們都會成為十惡不赦之人啊”

士紳們都急了,一個個對著陳文敬焦急的說道。

“好,我們立刻去迦羅學院,去求見墨公子”

“走”

陳文敬一說完,立刻帶領士紳們起身就走。

“醒了”

墨羽輕輕睜開了眼睛,身邊響起了一個柔柔的聲音,卻見上官淩月在梳妝檯前打扮著自己,這一夜之後,她再也不像之前那般少女打扮,而是一副成熟女人的裝飾。

上官淩月羞澀的看了身後的墨羽一眼,輕輕的站了起來,道:“我去給你打水洗簌”

“不急”

墨羽拉住了上官淩月的手,讓他坐在了自己身旁。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