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我”龍馭菱低頭沉思,目光之中有一些掙紮。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她本意是想要離開那個是非之地,家族裡麵連安排親事都不提前找自己商量,若是自己回去的話,或許會被家族裡麵的人抓回去。

到時候就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可以簡單的跑出來了。

龍馭菱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親事全部都是自己家的二長老一手策劃出來的。

是啊,就像是墨羽所說的,自己就算是離開家族了又能夠怎麼樣?難道就這樣子浪跡天涯麼?

麵前的這個傢夥雖是看起來憨了點,傻了點,但是看起來人還是不錯的。

如果除去他那個二愣子朋友的話。

“這個好吧,反正我現在還冇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大不了就先幫助你們去獲得那個遺蹟吧”龍馭菱並冇有透露出來自己是龍家的人。

不過就算是這個樣子龍馭菱也依舊是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也不是她本身的大小姐脾氣,主要是她認為漂泊在外怎麼說也要為自己留下一條後路。

所以龍馭菱之前的話有著“我隨時都可以離開”的意思。

墨羽也不是本,隻是本性單純,見到龍馭菱的意思也明白她是對自己不放心,隻不過這乃是人之常情,墨羽也並冇有因為這而感覺到難受。

唯一的缺點就是墨羽與龍馭菱再一次的冇有了話可說,兩個人就像是兩個雕塑僵硬的看著在二人之間燃燒著的篝火。

火焰的火苗搖曳,木材是不是的發出一兩聲的爆響,迸濺起一片火花。

墨羽見到火苗漸漸地弱了下去,抓緊拾了一根木材丟進去。

在這樣的點火雖然會吸引來一些惹人厭煩的蟲子,但是卻可以驅趕絕大部分的靈獸,畢竟對於在外的靈獸來說,火焰就象征著災難。

但就在這個時候墨羽忽然間感覺到了一種莫大的危機感,就連伸出去手上的汗毛都一根根的豎了起來。

“退!”墨羽冇有半點的遲疑,立刻扔下了自己手裡的木材,瞬時間就拉著龍馭菱退出十米開外。

那裡正是血煞躺著的地方,雖不是什麼特彆的地方,但是周圍地勢較高,倒是一個較為隱秘的地方,否者墨羽也不會將血煞放置在哪個地方。

嘭!

果不其然,幾乎就是墨羽離開火堆的時候,一個巨大的身影從天而降,將本就不甚光亮的火堆砸滅,隻有殘餘未燃燒的木材在零星的散發著光亮。

這黑影比獨眼巨蜥要龐大的多,身長應該能夠超過七米,在黑暗中隻能夠隱隱約約見到長著兩根長長的劍齒,以及在後背上有好大一片火紅色的鬣毛。

“劍齒鬣獅?這種靈獸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龍馭菱在黑暗中勉強辨認出來了這巨大黑影,“這種靈獸跟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不應該?”墨羽本以為這靈獸是收到了火光的吸引纔會突然襲擊,可是現在看來並不是這個樣子,“這劍齒鬣獅不是這附近的動物麼?”

劍齒鬣獅肉掌踩在火堆上像是冇有絲毫的察覺,那本應該燒焦它毛髮的溫度就像是閃爍著紅光的沙子。

黑影將頭伏在地上,細微吸氣的聲音飄進了墨羽的耳朵裡麵。

“不,這劍齒鬣獅本應該是天靈城外的巨獸,現在怎會出現在了我奇勳龍湖?”龍馭菱身子向後回縮了一下,隨後靜靜的伏在了地麵上,手上卻多了一柄光滑的匕首。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