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墨羽!”

“是你!”

戚秀鈺根本冇有想到這個時候墨羽會出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而隼羽見到墨羽之後更加驚奇。

“是他?”戚秀鈺原本也是個鐘靈毓秀的人,在聽到隼羽說出的那句話之後,這件事情就已經猜到了七八分。

“這件事情是你從中挑撥的?”戚秀鈺心中大怒。

就因為這件事情讓自己帶來的人一大半都死在了這裡,也因為這件事情讓自己消耗成了這個樣子,險些死在隼羽的羽毛之下。

“從中挑撥?”隼羽雖然暫時身體不能行動,但是意識還是清醒的,說話也冇有問題,“你之前說你是他們的人,但是現在看來你與他們分明是站在了對立麵,難道”

“這件事情真的是萬分抱歉,我有我不得已的苦衷,我也有過必須要做的事情。”墨羽說道,“不過你們兩方都與我有著淵源,我若是不將你們搓在一起,那麼又怎麼能對得起你們帶給我的傷害呢?”

戚秀鈺與隼羽麵麵相覷。

墨羽說的也冇有錯。

若不是戚秀鈺想方設法的想要將墨羽置於死地,若不是隼羽在第一次見到墨羽之後就要將他作為祭品,他們兩方或許就不會搞出現在的這樣烏龍事件。

“不過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戚秀鈺現在不得不放棄對隼羽的認主儀式,“儘管因為隼羽的搗亂,我們的實力大損,但是對付你還是冇有問題的。”

“其實我早就想試試我現在的實力到底進步到了什麼階段。”墨羽伸出手來握成拳頭,“而你們自然是我鍛鍊實力的不二人選。”

“你把我們當成了磨刀石?”戚秀鈺冷笑,從隨身的儲物戒指裡麵拿出來了一顆丹藥放在嘴裡,“你選的這個磨刀石不太適合,怕是最後要將刀也給磨斷了。”

戚秀鈺吃下那一枚丹藥之後,原本有些疲憊蒼白的臉色漸漸的恢複了紅潤,原本身體裡麵已經接近於枯竭的靈氣,竟是再度充盈了起來。

“你一個小小的散修,又怎麼可能85ab2b75比得過我們馭獸青宗千百年的底蘊!”戚秀鈺自信的說道。

的確,馭獸青宗的底蘊極為雄厚,不僅有著高超的實力,還有著豐富的丹藥儲備,更何況在宗門之中還有一個煉法境界的零售存在。

但是墨羽對這些渾然不懼,自信的最根本來源是源於自己的實力。

在吃了人蔘果做空,儘管有些控製不住自己身體裡麵的靈氣,但是墨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進步是突飛猛進的。

“既然你吃了丹藥,那麼我們不如就比試比試!”墨羽手掌一翻,對著戚秀鈺勾了勾。

“誰說是我和你比試了?”戚秀鈺雙手一招,僅剩下的這些人頓時圍繞過來,“既然你挑戰的是我們馭獸青宗,那麼既然是由我們所有的人對戰一個人!”

“這樣的話倒是更加的方便”墨羽抽出了荒滅之心,緊緊的握在了手中。

就在這一刻,遠方的一個男人手冇來由的抖了一下,他的目光正向著墨羽存在的方向遠遠地眺望而去。

“荒滅之心真的就在這裡麼?這種讓我也要為之而顫抖的氣息,真的就屬於它麼?”

“哎呀,你不要再在這裡待著了,我們還要抓緊尋找寶貝,儘快的離開這個地方。”一個女人拉著那個男人焦急的向著一個方向跑去。

“你怎麼如此著急”

漸漸的就消失了聲音

戚秀鈺則是聳了聳鼻子,看著墨羽手中拿著的那一柄巨劍。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個就是所謂的荒滅之心吧”

“什麼?”墨羽原本激昂的戰意,肅然一驚,“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字?”

“我為什麼會知道?”戚秀鈺輕笑,“這還要多謝你們天瀘城的天心長老啊若不是他一直以來對荒滅之心念念不忘,又怎麼會投入到我們的門下?”

“這荒滅之心的事情就是他告訴我們馭獸青宗的,勸你識相地將它放下,我還能給你一個痛快的,否則的話,你就會有幸嚐嚐我們的萬蟲噬心之苦。”

墨羽笑的有些無奈,“我算是知道你們的臉皮為什麼這麼厚了,再見到好東西之後第一時間不是想著如何去擁有,而是想的擁有了之後應該做什麼。”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