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極巔之巔已經失去了結界,眾人如潮水般蜂蛹而入,若非這座山頭四麵八方都可以登上,怕是這些人早就已經因為登山的早晚而打了起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極巔之巔作為遠古大能坐化之地,其中所擁有的造化自然不可與外麵那原始叢林同言而語。

更有甚者,那外麵的原始叢林本就是因為那遠古能的威能而演變出來。

隻是從外界看來,如金字塔般的山峰在進入內部之後卻發覺是直上直下,猶如一根通天之柱,高聳入雲霄,哪怕是從外界能夠瞥到山頂,在其內部也依舊是一眼望不到頭。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極巔之巔?”墨羽目光之中閃爍著敬意,這種恢弘的場景恐怕也隻有那種遠古的大能纔可以捏造出來。

就是捏造!

此地的空間原本就是遠古大能的一場造化,這極巔之巔恐怕也隻是遠古大能坐化之前隨手捏造出來的吧。

“小兄弟,冇想到你也進入了這裡。”墨羽聽覺身旁有熟悉的聲音響起,循聲望去,卻發現是黑劍盟的易曲正大踏步的走來。

“先前我們在山腳處紮營的時候就發現了你的到來,隻不過我們中間相隔甚遠,彆想著若這大山不開啟,我們便在離去之時去找你。”易曲臉上充滿了開心,墨羽也看得出來他是真心實意的為自己高興,“隻不過冇想到這個破山竟然在這個時候開啟了,擠過了這麼多人才能夠過來與你們相見。”

黑劍盟的人人人都像一把劍,看起來好像隨時都會暴起傷人,但真正與他們瞭解之後才發現他們都是一群可敬可愛的漢子。

尤其是易曲,這傢夥若平時黑著臉就像是一個冇有隱藏好的殺手,但是當他真正的將一個人認為朋友,反而就成了一個耿直的漢子。

像是現在,若是論穿越人群過去相見,其實他們四個人才應該從人群之中穿過,但那易曲卻是直接帶著人走了過來。

像這樣領個一大堆人在人群之中穿插,不知道會帶來多大的記恨,但他依舊是這樣做了。

“大哥這句話說的可是見外了,既然同是用劍的人,那麼就是一家人,又何必這樣見外?”墨羽用了當初與易曲見麵時的話回答。

易曲大笑,這爽朗的笑聲倒是吸引了周圍不少人的注意:

“不愧是小兄弟,竟然學會了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既然這樣的話我也就不再客氣,待會登山之時倒不如我們一同前行。”

“能與大哥同行,倒也是我的一番造化!”墨羽拱手,隨後向易曲一一介紹了自己身邊的這幾位朋友。

易曲與他們也隻是握了握手,禮貌的寒暄了幾句,便回到了自己的陣營之中,隻對著墨羽有著熱情。

這倒也不是說他對墨羽有著幾分覬覦,實在是其餘的人不用劍,對他們來說冇有多少共同語言,能說上幾句話就已經是大為不錯。

畢竟對於黑劍盟來說,劍就是一切。

大山的周圍總是掛著永不停歇的風,傳來了一陣叮叮噹噹金鐵碰撞的聲音。

眼前的霧靄漸漸的散去,映入眼簾的卻像是從天上垂掛下來的一道道鎖鏈。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此地就冇有入山通道,要通過這一道道鎖鏈攀爬上去不成?”

率先抵達的人,撫摸著帶著刺骨冰寒的寒鐵鎖鏈,目光有些呆滯的看著後麵姍姍來遲的眾人。

“這本來就是大能的坐化之地,要能得到那位大能的造化,勢必要通過那位大能的考驗!”後麵到來的人一開始也停住了腳步,倒是易曲一心醉劍,對於這些所謂的磨難都當作是生命中該經曆的事物。

所以他本是後幾個纔到的人,卻是率先一躍攀爬上了那寒鐵鎖鏈。

“這話說的冇錯,若是連這鎖鏈都懼怕,那麼得到了大能的造化也冇有多少用,隻是白白浪費了天珍物寶!”

落在他們後麵的人不知道是誰率先喊了一句,隨後就是稀稀拉拉的幾個人挑選了寒鐵鎖鏈向上攀爬。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