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我自不自身難保,這件事情還尚無定論,倒是你,以你現在的這種實力竟然還需要出手偷襲,難道不怕這天下人恥笑嗎?”墨羽對著那蒙麪人冷嘲熱諷。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天下人恥笑又如何?”蒙麪人對這個好像根本就不加在意,或許是因為他本身蒙著麵,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身份。

“這天下人恥笑你倒是對你冇有什麼影響。”這爭鋒的幾個人都在緩慢的向上攀爬,不多時就已經趕上了,正在前麵等著他們的易曲,易曲說道:“但若是被這天下人恥笑,你在與其他人相對之時,必然自然而然地落了一頭,便成為了我修道人之恥。”

“易曲,你怎麼又來這插一杠子?”曲宣易眼眸之中流露出不善,“你若是想要保全你們黑劍盟,最好早早的退出這場爭奪戰,這個傢夥也不是你能夠保得住的。”

“我保不保的住,這還是我說了算,你還冇那個本事。”易曲對曲宣易更多的是不屑,“整天跟著一個女人後麵有什麼本事?你們馭獸青宗現在能有這種地步,還都是因為那一個女人,你隻不過是一個靠著女人顯擺的傢夥罷了。”

“易曲,你休要給臉不要臉!”曲宣易大怒道,“我們馭獸青宗的事情又何需要你來編排,休要在那裡信口雌黃,否則我現在,就給你一點顏色瞧瞧。”

曲宣易心中氣急,並不是因為曲宣易這是在編排些什麼,而是因為他說的正是實話。

對於曲宣易這種所謂的自尊心強大的人來說,將其短板揭露出來,正是對他進行心理打擊的最好方法。

罵人若是不揭短那還有什麼意思?

易曲就是這麼地耿直,更何況雙方早就站在對立麵,又何須給對方留下來麵子。

“是男人的就彆在那裡用嘴說,真正的實力是要在手底下見真章的!”易曲左手抓住鐵鏈,另一隻手抽出了懸掛於背後的黑劍,“就算是現在是在懸崖峭壁之上,我也絲毫不怯你。”

若是將黑劍懸掛在腰間的話,對於攀爬不利,所以易曲選擇了將黑劍掛於背後。

奔騰的劍氣從上麵向下傾瀉而出,就像是在在崖壁上憑空多出了一塊瀑布,被劍氣所籠罩著的曲宣易渾身冰冷,猶如進入了冰天雪地,刺骨的冰寒如一根根鋼針般向他的骨髓深處鑽去。

這傢夥修煉劍道難道已經進入了這種地步?

曲宣易原本還戰意滿滿,但是現在還冇有動手,氣就已經先瀉了一半。

“在這懸崖峭壁之上顯露不出我真正的本領,等到了這山頂之上,我再讓你好好領教領教我們馭獸青宗的威力!”

曲宣易冷哼一聲,反而是不再繼續易曲言語繼續向上攀爬。

“早就料到你冇有這個膽量。”易曲將黑劍插回劍鞘,雙手抓住鐵鏈向上攀爬,在攀爬48e6286f之時依舊不忘記向曲宣易冷嘲熱諷,“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你隨時向我挑戰,我隨時都答應!”

“會有向你挑戰的時候,不過不是現在!”曲宣易對易曲的恨意讓他連牙齒都幾乎要咬碎,相比之下,對墨羽的恨意反而遠遠不如,“你等著吧,總有讓你哭的時候。”

血煞再見到蒙麪人之後心情一直都不好,甚至都冇有向墨羽他們打招呼,隻顧自己一個人向上攀爬。

墨羽知道他們二人之間一定有些什麼,但既然血煞不願意說,他也就不問。

他們這幾個衝突的人自然是攀爬在鐵鏈的最頂端,餘下的人並不是冇有機會超越他們,而是生怕超越了他們,會被他們從背後偷襲。

當然並不是懼怕墨羽他們,而是一直臭名昭著的馭獸青宗。

“這位姑娘不知道叫做什麼名字。”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