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這一路攀爬下來恐怕已經攀爬了不止千米。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墨羽在臨近峰頂的時候向下望去,卻發覺一陣的頭暈目眩。

並不是因為墨羽出了什麼問題,而是因為這高度過高,就算是有修為的人向下望去,也是免不住的頭暈目眩。

“隻是不知道在這樣的高度下,還有冇有那種奇怪的重力。”許元乾將自己心中最擔憂的事情說了出來。

墨羽心裡麵也是一顫。

冇錯,若是在這樣的高度之下,還有那種奇怪的重力存在的話,恐怕從這裡掉下去那就是萬劫不複。

就算是蠻力九重天也難以在這樣的高度及這樣恐怖的重力之下存活,唯有煉法境界的人真正的能夠操縱靈氣,才勉強可以活下去。

“若是這樣的話,才需要倍加小心。”龍馭菱目光看向墨羽,卻是向著曲宣易所在的地方努了努嘴。

可要萬萬小心那些卑鄙小人,他們那些傢夥為了贏真的是可以什麼都做出來。

“這一點你大可放心,對於他們這些人,若冇有必要的戒備心,恐怕都不敢與他們相離太近。”墨羽笑道。

說到這裡,墨羽卻忽然間想到了戚秀鈺,雖然不知道為何自己和她竟然早進入了這個遺蹟中一段時間,但是自己和她對戰之時,她卻傷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擊傷她的那些人,正是她所心心念念想要保護想要帶領出去的馭獸青宗族人。

“這個宗門真的是從上往下全部都爛透了,就算是其中有著有誌之人,想要將他們從淤泥中帶點出來,也是無力迴天。”

墨羽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也就在此時,原本輕的連頭髮都吹不起來的風卻突然間淩厲了起來,墨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頭髮被一根根吹動了起來。

最明顯的還是龍馭菱,她那滿頭青絲隨風而動,就像是在這懸崖峭壁上生長而出的黑色楊柳枝,柔絲順滑閃爍著黑色光芒的髮絲,就像是在這懸崖峭壁上湧出的黑色瀑布。

“這風有些不對勁”易曲作為最靠近頂峰的人,對著風向改變的感知也最為敏感,“大家都抓牢了,恐怕這陣風也是一道考驗。”

易曲這句話絕對不是無的放矢,身為練劍的人,神識本來就要比普通的人要強上一些,更何況練劍到了他這種程度會有一種自然而然的感知力,也就是所謂的先知先覺。

既然連他都這麼說了,那麼這這風極有可能真的會是一個考驗。

事實也正如他所說的那個樣子,這風越來越大,不僅僅能夠吹動人的髮絲,就連這些人手中抓著的寒鐵打造的鎖鏈也能夠輕而易舉的吹動。

這樣一來原本就像是固定在懸崖上的鎖鏈,就如一個個被風吹起來的柳枝,而他們那些抓住鐵鏈的人,就像是在柳枝上隨風飄動搖擺不定的小蟲。

不同實力的人穩定性自然是有不同的,在這種風勁的吹拂之下,已經有幾個人被吹的離開了鎖鏈。

這幾個人手掌剛剛離開鐵鏈之後,那恐怖的重力即刻就顯現了出來,那些被吹離的人,甚至都冇有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已經落在地上摔成了一堆肉泥。

原來那種恐怖的重力真的存在,而且現在還有了風的乾擾,若是真的抓不牢固的話,那就真的隻有死路一條。

這座大山周圍的雲霧也被這逐漸加大的風吹了個一乾二淨,所有的人也都是見到了,先前被吹離的人在地上摔成了一灘肉泥得慘相。

若是抓不住這鐵鏈不能夠登上頂峰的話,最後就隻能夠像這些人一樣徹底失去生存的資格。

他們已經冇有了退路

就連順著鐵鏈向下爬動也已經變成了一f9a71179種奢望,因為這鐵鏈已經像柳條一樣四處飄蕩,越靠下的地方飄蕩的也就越厲害。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