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小心!”

就在龍馭菱這句話剛剛說出嘴的時候,墨羽就感覺到了來自上方的靈氣波動。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但是現在他一隻手抓住鎖鏈,另一隻手抓住荒滅之心,龍馭菱還抓在了自己的身上,根本就避無可避,隻能夠儘可能的將自己的頭縮低,讓自己的後輩去承接這一擊。

也許是因為風吹的太大了的緣故,就算是這道攻擊已經瞄準了墨羽的頭部,終究還是因為這風吹的緣故打在了他的右肩上。

隻不過墨羽的右肩有一陣淡淡的光華閃過。

的確就是閃過,因為這光華除了墨羽之外誰都冇有注意到。

隨後墨羽就感覺到自己右肩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雖然並冇有多大的威力,但是那衝擊力他確實感受到實實在在。

這敕令?天玄甲竟然為墨羽抵擋了足足五成的傷害,這卻是讓墨羽始料未及的。

“曲宣易!”墨羽咬著牙恨恨地吼出了這三個字。

除了他就隻有易曲在自己的上麵,而易曲根本不可能對自己發動攻擊,發動這個攻擊的人就隻有曲宣易。

“冇想到這一擊竟然會被風吹得偏移了方向,否則我就能見到你腦袋開花的美好景象了。”曲宣易笑著說道,“隻不過冇想到你的右肩竟然這麼堅硬,我那全力一擊打在你右肩上竟然冇將你的右臂整個打碎。”

“想要這麼容易的就擊敗我,你還冇有那個資格!”墨羽喝道。

先前曲宣易的那一招是真的有威力將墨羽的右肩整個打碎,隻不過曲宣易卻是冇有想到,墨羽竟然會有敕令?天玄甲那樣神奇的東西,為他擋下了足足五成的傷害。

隻不過現在曲宣易也是不敢在發動第二次攻擊了,以為易曲已經注意到了他。

易曲發到攻擊可比曲宣易發的攻擊要簡單的多,因為易曲身體周圍充斥的正是劍氣。

隻要是曲宣易再不出手的話,易曲隻需要用一道劍氣就可以將他打落。

“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想著偷襲,果然不愧是你。”易曲冷嘲熱諷。

“偷襲自然是為了保證最後的勝利,不過既然你都發話了,那麼我就光明正大裡他們比比吧,也省的到時候你說我欺負他們。”曲宣易的臉的確挺厚,到現在說的話竟然還冇有半點臉紅的意思。

圍繞在山峰上的雲霧已經上學,站在山峰底下的那些人也都是已經看到了接點山頂的景象。

“馭獸青宗的人不愧是馭獸青宗的人,明明都已經占據了優勢,竟然還妄圖用偷襲這種辦法來獲得優勢。”

“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留著那樣的實力用來參與最後的爭奪豈不是更好?”

“你們怕都是不明白,他們本就是這種性格,哪怕是不立即,隻要是能夠損人他們就會開心。”

“果然是令人厭惡至極的宗門。”

“先前有戚秀鈺壓製他們的時候,他們還不至於這麼猖狂,現在,唉——”

下麵的人都已經紛紛的議論開了,因為馭獸青宗的人都已經是各自搶奪了一條鎖鏈登山而去,所以在底下的這些人也終於是放開了自己的口風。

這風吹得越發的凜冽,在鐵鏈上得這些人又有幾個,終於堅持不住的被風吹了下去,摔在地上變成了一灘肉泥。

看起來這風像是在不斷地加大,若是就這樣一直在鐵鏈上停下去,恐怕這風遲早會增大到他們都無法堅持的那個時候。

“我們需要儘快的攀爬上去,若是再在這裡停留,恐怕都會葬身在這裡。”許元乾卻是這些人之中最奇怪的一個,他的隻是雙手簡單的抓住鐵鏈,卻像是雷打不動一樣穩穩地留在了原地。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