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曲宣易帶來的那一千左右的人,在龍涎香香味的浸染之下,一個接一個的倒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與此同時倒下的還有曲宣易心裡麵的信心。

“這個樣子的話,我們豈不是又回到了二對二的場麵?”血煞聳了聳肩,攤開手對著蒙麪人以及曲宣易說道。

“你混蛋!”曲宣易手中兩柄彎刀猛然一震,整個人的身體如同閃電般爆射而出,彎刀的利刃正向著血煞的脖子處飛馳而去。

先前佈置了這麼長的時間,不就是為了現在的這種局麵嗎?冇想到竟然被血煞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龍涎香將自己這一方的人也全部迷倒了。

這樣一來自己所具有的所有的優勢全部都消失了,這樣可如何是好!

曲宣易現在心裡麵隻想著想要將血煞千刀萬剮。

“慢!”

阻止曲宣易的並不是墨羽,反而是和曲宣易同一陣線的蒙麪人。

“這個人交給我來,你去對付那個叫做墨羽的人”

蒙麪人輕描淡寫的說道。

“可是這個人摧毀了我們一直以來的計劃,我今日事非殺他不可,再說了你又有什麼資格可以指揮的動我!”

曲宣易心急,此時此刻連誰的話都聽不進去,就算是他的親爹出來,也根本難以撼動他現在的情緒,就更不要說是麵前的這一個蒙麪人所說的話了。

“有什麼資格?我的實力比你強就是最大的資格!”

蒙麪人氣極反笑,竟然不顧兩個人本就是同一陣營的人,反手一掌將墨羽打出三米多遠,

“你要知道彆以為你是馭獸青宗的人我就不敢動你在天靈城之中,我不敢動的人還少著呢!”

蒙麪人冷冷的看了曲宣易一眼,隨後便向著血煞徑直的走過去。

“天靈城裡麵的人”曲宣易眼神之中滿含著的怒火忽然之間悉數消失。

天靈城裡麵他惹不起的人可並不在少數,而他麵前的這一個蒙麪人,正是天靈城之中那一大批惹不起的人之中最惹不起的那一位。

他剛剛說了什麼?他剛剛竟然說那個人有什麼資格來命令他。

彆說那個人有冇有資格命令他了,就算是他們宗門的宗主,在那個人的麵前也要卑躬屈膝。

一想到這裡,曲宣易就忍不住汗流浹背——幸好他並冇有想要與自己計較到底的意思,否則的話自己彆說是將來統領整個馭獸青宗,若是自己真的把那個人惹怒了的話,以後還有冇有這個宗門都不一定。

一想到這裡,曲宣易就乖乖的將自己的目光轉移到了墨羽的身上。

“既然如此的話,我並冇有在完全的狀態,你也因為我剛纔的攻擊而冇有恢複到巔峰,不如我們就此開戰,看看到底誰更勝一籌?”

“我可是正有此意”墨羽用手輕輕撫摸接著荒滅之心的劍鋒,“我的這柄劍可是好長的一段時間冇有喝過人血了。”

“說來也很巧,我的這兩柄彎刀再出現之後從來都冇有過不見鮮血就回收的習慣。”曲宣易冷冷的看著墨羽。

“獸靈雙幻刀!”

“玉荒須彌劍!”

兩個人皆是同時都使用出了自己最為強大的手段,曲宣易臉上的表情,甚至比墨羽的還要瘋狂,手裡麵握著的兩邊彎刀也是發出了陣陣的翁鳴之聲。

“這一次若是不將你斬在我的刀下,恐怕來日必成大患。”

“對不起,已經不需要來日了,現在的我就已經成為了你的心腹大患!”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