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蒙麪人的眼睛重於危險的眯了起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你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想和我一起回家族了嗎?”

“我能回到家族嗎?”血煞扭著頭像是自嘲又像是自我安慰的笑道,“換一句話來說,你會容許我回到家族嗎?”

“果然不愧是我的好弟弟,儘管我已經這個樣子,你依舊是這樣的固執。”蒙麪人假心假意的搖了搖頭,“既然這樣的話,我就隻能夠采取非常手段讓你迴歸家族,接受家族的審判了。”

“接受家族的審判?”血煞笑道,眼裡麵已經充滿了明悟,“什麼時候一個浪蕩在外的遊子回到家住還需要接受審判了呢?看來在我不在家族的這一段時間裡麵,你又做了不少的工作。”

“這怎麼會呢?你可是我最愛的弟弟呀!”蒙麪人手裡麵那一柄像魚骨一樣的劍,猛然向著血煞的頭上揮動,“我可是寧願自己受傷,也不願意讓你受到半點傷害的,你的哥哥啊!”

嘴上雖是這麼說,但是這個蒙麪人的所作所為都像是想要了血煞的性命,就隻是看著蒙麪人每一招都向著血煞身上的死穴來攻擊,就已經明白了蒙麪人的意思。

嘭——

血煞手裡麵的血紅色匕首剛剛散發出些紅光,在血煞還冇有來得及出手之前就隻見到了一個人影帶著殘影速地向這邊飛過來,隨後狼狽的趴在了地麵上。

曲宣易!

血煞見到這個人出現在這裡就不再對墨羽的戰鬥擔心。

畢竟戰鬥戰鬥到這裡就已經顯而易見的分出了勝負。

如果蒙麪人不準備出手的話

曲宣易狼狽摔倒的那個地方,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人形凹陷,由這種痕跡可以看出墨羽在對付他時到底是用了多麼強大的威力。

“看來你在外麵認識了不少的朋友”蒙麪人看著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曲宣易,“隻可惜你做了這麼多的事情,你所結交的朋友最後也會受到你的連累。”

“怎麼想要拿我結交的朋友來威脅我?”血煞嗤笑,“我雖然已經離開那麼長時間了,難道你對我的性格還不清楚嗎?如果我怕連累他的話,現在的他根本就不會出現在這裡。”

不遠處已經有人發出了一聲呻吟,並且已經開始行動了起來。

龍涎香的味道正在不斷的褪去,龍涎香的藥效也終於開始慢慢的消散。

“你之前說了這麼多的話,難道都隻是為了在拖延時間?”蒙麪人見到這種情形還不知道血煞說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本來以我的性格,我是不願意多說那麼多廢話的,可是現在時間不夠用,就隻能夠用廢話來湊數。”血煞對著蒙麪人笑了,露出了一嘴的大白牙,“不知道我送給你的這份禮物你可否滿意?”

“我滿意個屁!”以蒙麪人的涵養也終於忍不住在這個時候爆出了粗口。

本來以為自己所製定下的計劃已經萬無一失,冇想到因為墨羽那個變數竟然又衍生出來了這麼多的事情,現在就連自己的親弟弟也在設陰謀來坑害自己。

“哈哈哈”血煞大笑道,“四彆三日當刮目相看,我離開家族不知道已經有多長時間,難道你還以為我是以前的那個唯你馬首是瞻的笨蛋?”

“你可知道你現在臉上的這副表情纔是我一直以來最喜歡看到的一副表情!我最喜歡你這種明明一切都要完成,結果卻被我在緊要關頭破壞之後出現了這種表情。”

血煞肆無忌憚的大叫著,眼淚從他的眼角處止不住的向下流,很快就已經濕潤了整個臉龐,但他卻依舊是恍若渾不在意,繼續說著,繼續對著和自己流著相同血液之人說!

“現在這麼多的人都在這裡,等我將你臉上的遮麵巾拿下來之後,所有人都會知道你這個人最真實的麵目!”

血煞眼神猛然一凝,手中血紅色的匕首就向著蒙麪人臉上劃去。

蒙麪人見到這個樣子慌忙出劍抵擋,但是冇想到墨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來到了他的右手側,已經用荒滅之心製止了蒙麪人用劍來抵擋。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