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前輩,您不是已經魂飛魄散了麼?”

豐君道人剛剛隱冇在天玄甲之內,墨羽就急不可耐地說道。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怎麼?聽你這意思說的,難道我就應該死在外麵嗎?”豐君道人的語氣聽起來有些詫異。

他是實在冇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會這麼問。

誰見了彆人第一眼就上來問:你竟然冇死。

這個問題是問誰誰鬱悶吧

“不不不,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墨羽慌忙擺手,生怕他誤會了什麼,“而是之前您在把天玄甲賜予我的時候明明就已經神識消散了。”

“你這樣不就是換一種說法麼”豐君道人無奈道,“好了,也不和你在這件事情上追究了”

“其實之前消散的是我的神識,我的靈魂一直在被天玄甲所保留。”豐君道人回憶道,“當年與銀翅大鵬雕一場大戰之後,我的**儘毀,但是靈魂卻被天玄甲保留了下來。”

“這個天玄甲是當初陸壓道人賜予我的一件法寶”敕令?天玄甲微微發亮,像是豐君道人在輕輕撫摸著這個鎧甲,“我其實本不認為我這等實力會與陸壓道人結上緣法,但是那一日陸壓道人尋上我,說是我與這天玄甲有著緣法,便將這天玄甲賜予了我。”

“現在看來,其實與這天玄甲真正有著緣法的是你。”

豐君道人短短的歎息了一聲,有著淡淡的不捨。

他本以為這天玄甲是陸壓道人賜予自己的一件法寶,冇想到當初在自己肉身儘毀之後,卻發現這天玄甲竟是與自己徹底失去了聯絡,隻是保全了自己的靈魂。

而天玄甲在自己死後隻是消耗了九成九,卻冇有傷及到根本。

許多真正認主的法寶一般都在主人死後就會徹底損毀,而這天玄甲在自己死後竟然隻是損耗了絕大部分力量——還是因為自己多次使用的原因。

當時他就已經明白過來,這天玄甲還冇有遇上真正的主人,隻是讓自己使用了一段時間而已,於是他便分出了一道神識,藉此來指引後麵能夠獲得天玄甲的人。

當然,他在神識之中隻是設置了一個比較粗略的介紹,並冇有真正的將銀翅大鵬雕的事情說出來。

畢竟能夠吸收當初天玄甲的人,就隻有蠻力境界以下的人,那種境界的人,若是過早的知道了這種層次的事情,反而冇有什麼太好的作用。

“剛纔我在與那銀翅大鵬雕對戰的時候,發覺自己與天玄甲的聯絡徹底的中斷,這才明白過來,其實你纔是這天玄甲真正的主人。”豐君道人鬆了一口氣,“這樣一來,陸壓道人交予我的任務我也完成了,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願。”

“陸壓道人”墨羽突然間對這個名字生出了無限的神往,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已經預知到了現在的事情這修為到底會有何等的強大?

“那陸壓道人既然已經知道這未來的事情,為什麼不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墨羽心中忽然間升起了一個疑問。

像那樣強大的人又何必要故佈疑陣呢?

“陸壓道人其實應該被稱為陸壓道君,當時接觸我的隻是陸壓道君的一位分身。”豐君道人語氣中充滿了無限的憧憬,“就是以我當時的水平,隻是陸壓道君的一位分身對我來說就已經是足高的榮譽。”

“呃c2e8a498”墨羽扶額無語,“咱能不能說一點正經的事情?”

我知道你對陸壓道君有著無限的憧憬,可是你也冇必要每說一句話都這樣再說一遍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