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果然還是在龍家舒服,最起碼還有個落腳的地方b6703320,不像現在就隻能是休息在樹枝上”

墨羽兩腿隨意的跨坐在樹枝上,手裡麵拿著一塊冷了的烤肉艱難的啃著。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以他現在蠻力境界的實力對付普通的烤肉自然是不在話下,但是誰又能夠想到靈獸的肉在涼了之後連蠻力境界的牙齒都這麼難應付。

“安逸是修煉之人最大的敵人”豐君道人語重心長的說道,“陸壓道君生活的時間尚且不短,但他也是在勤懇的修煉之中,更何況是我等凡夫俗子呢?”

墨羽以手扶額

這又來了

這豐君道人三句話不離陸壓道君,明明就隻是一麵之緣而已,就算是陸壓道君在你的心裡麵地位是何等的崇高,你也不至於每句話都帶上他吧。

如果不是小紫因為吃了人蔘果之後陷入了沉睡之中,自己也冇必要為了排憂解悶而與豐君道人說話。

原本墨羽聽見陸壓道君的名字會有憧憬,會有崇拜現在在豐君道人的耳濡目染之下雖不是泯然眾人,但是陸壓道君的名頭終是不像之前的那樣響亮了。

“若不是你現在隻是一個魂體,我肯定把這個難啃的肉死死的塞進你的嘴裡,讓你知道我現在的難過!”墨羽狠狠的說道。

“靈獸這個物種在靈氣掌握上不如妖獸,所以就特化了身體,所以難啃是肯定的”豐君道人說道,“不過你若是嘗過了凶獸的肉就會發現這凶獸的肉比石頭還要堅硬,就算是你想啃也啃不動!”

“哦?那凶獸又是何物?”

“凶獸和妖獸截然不同,凶獸更加特化的是身體,在血肉這一方麵甚至可以與超強的大能者相比。”豐君道人戲謔的說道,“所以你不要妄想著吃凶獸的肉,怕是在你見到凶獸的第一眼開始你就變成凶獸的食物了。”

“我”墨羽欲哭無淚。

我啥時候想著吃凶獸的肉了,剛纔不是你口口聲聲的說著吃凶獸的肉麼,怎麼還賴到我身上了?

“這個世界上想是隻有陸壓道君那種層次的人纔會有幸品嚐到凶獸的肉了吧”

豐君道人又陷入到了神往之中。

怕是陸壓道君若是知道自己在見了這傢夥一麵之後就被這個傢夥整天的掛在嘴邊,怕是會後悔至極吧。

墨羽頓時覺得嘴裡麵的肉索然無味。

嗖!

突然一聲一響爆發,墨羽剛剛放下自己手裡麵的靈獸肉,精神頓時警覺了起來。

邦!

卻是一截短劍深深的插入進了自己腿下的樹枝之中。

“斷劍?”墨羽收起來自己手上的靈獸肉,將插在樹枝上的半截斷劍拔了起來。

斷劍上帶著嫋嫋青煙,還有著幾分熱度,斷劍斷裂的部分是用強力直接撕裂,顯然是剛剛經曆了一場慘烈的戰鬥。

“看來這場戰鬥的確挺激烈的,這柄劍上還有著淡淡的血腥氣息。”豐君道人的神識在斷劍上來回探索了一番,“可惜這雙方對陣的人有些懸殊,否則的話不會出現這樣子的情況,若是陸壓道君來這裡”

“那我定然要去看看!”墨羽二話不說起身前行。

說實在的,就算是去涉險也比聽豐君道人在這裡說話要強的多。

聽豐君道人說話太煎熬了

“你們都已經如此,倒不如將遺蹟之中獲得的東西都交給我,到還能留你們一條生路。”馭獸青宗的人手持利刃,將刀鋒架在麵前虛弱之人的脖子上。

“話已至此,你又何須仁慈!不過就是去掉我的神識烙印比較麻煩,否則的話你又怎麼會留我活口!”這虛弱之人墨羽也見過,是當初在千索涯下距離墨羽很近的一群人。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