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你是誰!竟敢在此地大放厥詞!”

那一截斷劍飛的太快,在最開始那人後方站著的那幾個人都冇有見到,隻是見到了來的人以及那一句聲音而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我並不是誰,隻是和你們有著舊交情而已。”墨羽笑著,“而且是那種有關生死的交情。”

說到此時,那人的聲音才終於慘叫了起來,淒厲入雲霄,震顫了周圍人的耳膜。

“交情?我看你可不是什麼交情,而是有著恩怨吧。”聽到最開始那人嘴裡發出的淒厲喊叫,馭獸青宗的人看著墨羽的眼神儘是有些不善。

“可不要誤會,我與你們可是真正的有著交情。”墨羽輕輕展顏一笑,手起劍落,後麵那哀嚎的人登時人頭落地,鮮血衝起了三米多高,染紅了周圍躺著的那三個大漢的衣衫。

“這可是有著過命的交情啊!”

墨羽笑著,在馭獸青宗那些人的眼中,簡直就是從地府幽冥爬出來的魔鬼。

“上!殺了他!”最開始那個說話的人已經死了,在這剩下的五個人之中就屬他的權力最大,“我們有五個人,而他隻有一個人!”

“難道五個人對一個人就是穩勝了嗎?”

墨羽輕笑。

“數量優勢與質量優勢比起來真的是冇有什麼用。”豐君道人在墨羽的神識之海裡麵自傲說道,“若是陸壓道君在這裡的話,怕是一個噴嚏都能夠將他們”

“哈!”

墨羽還冇有等到豐君道人說完,立刻發出了一聲大喝。

不知道是開始準備戰鬥還是打斷豐君道人說的這句話。

蠻力三重天的靈氣全力展開,對於馭獸青宗眾人而言,就好似有一塊巨石壓在了他們的頭頂之上。

“威壓?竟然是威壓!”

“怎麼可能,那個毛頭小子纔不過是蠻力境界三重天的修為,又怎麼可能會有威壓的存在?”

“可是這種感覺明明就是威壓。”

那五個人先前還不把墨羽的實力放在心上,但在此時感受到了所謂威壓之後,竟然每個人的目光中都包含著對墨羽的懼意。

“威壓?”豐君道人聽到這句話時挑了挑眉,雖然墨羽見不到,“這才隻不過是一重天境界的差距,又怎麼可能會有威壓的存在?”

“威壓,這是個什麼東西?”

墨羽本已凝聚好了靈氣,正欲出手,忽然聽得威壓這個詞彙,心中升起了疑問。

“威嚴並不是什麼東西,而是高階修者對於低階修者展開敵意時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一種威勢。”豐君道人顯然然對墨羽現在這種實力就能展開威嚴充滿了好奇,“可是據我所知,以你現在的實力,就算是對普通人都難以展開威壓,更何況是與你實力隻差一重天的這些修者呢。”

“連你都不知道,我又怎麼可能會知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就隻有第二種可能性了”豐君道人低歎了一聲,“相比你的神識修為已遠超於常人,神識存在決定性的差距也會流露出威壓。”

“神識”

墨羽恍然大悟。

尋常的修者神識提升的方法就隻有跟隨著修為一起提升,而自己卻不一樣,得到了那位前輩的垂青,修煉了蘊星天棋之術,神識的提升早已經遠超於常人。

“如果這樣的話自然是再好不過,先前陸壓道君在贈與我天玄甲時,曾傳授了我一則神識攻擊之法,本以為要等以後纔可教授予你,但你現在的神識強度已經達到了修煉這一法門的底線,等尋得一日,我將此法門傳授於你。”

“那自然是多謝豐君道人!”墨羽大喜。

現在的他正是缺少招式之際,玉荒須彌劍雖使得得心應手,但未免有些太過於單調,對於修煉之人來說自是致命缺陷。

現在不僅能得到一則攻擊法門,還是極為少見的神識攻擊之法,自然是再好不過。

“我本就是選定作為你的指路人,說謝字倒有些見外。”豐君道人怡然道,“隻希望你不可以將這種法門埋冇,想當初陸壓道君”

“馭獸青宗之人受死!”墨羽聽得豐君道人又有種濤濤不絕之勢,加緊大吼一聲,揮劍便向著那五人前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