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電光交錯,劍影紛飛,在墨羽刻意壓製荒滅之心的鋒銳之下,兩人交戰已經不下於十招。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戰場也已經由劉朋的家門口轉移到了這掩雲塢一個廣場之上。

“好你個小子,雖然劍術不錯,但是力道卻猶有不足,跟個泥鰍似的來來回回亂跑。”衛明心中自信非常,連說話也有些神采紛飛。

他以為墨羽牽引他轉移作戰位置,是不敵他纔不得已如此。

“隻不過是活動活動筋骨而已,真正的重頭戲還在後麵呢!”

墨羽見到周圍場地開闊,停住了自己似倉皇逃竄的腳步,以腳尖為軸點地,轉過頭來直麵衛明,說道:“現在戰鬥纔剛剛開始。”

“說大話誰不會說?”衛明手中長劍上閃爍著點點電光,“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力,纔敢在我麵前這樣放肆!”

“你會明白的!”

墨羽目光鎖定衛明,一步踏出,身影猛然閃動,身體如離弦利箭般飛速掠近衛明。

“嗬,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衛明冷喝一聲,雙腿紮成馬步,重心前移,將長劍橫置在自己身前。

他這是打算用絕對的力量來擊潰墨羽,不僅僅是要讓墨羽明白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實力差距,還要向旁人證明衛家的實力到底是如何的恐怖。

正在前進過程中的墨羽見到他這個樣子,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對自己的實力這麼自信的嗎?

那我就讓你徹底失望吧!

猛的一聲劍鳴,荒滅之心的鋒銳被徹底的啟用53dbc9e0開來。

就隻是對付一個衛家來這裡的使者而已,還用不到荒滅之心真正的實力!

鏘!

兩柄長劍相撞,荒滅之心的劍刃深深地嵌入到了衛明手持的長劍之中。

雙方對峙的劍氣向四周飛掠,在這片寬闊的廣場地麵上打出了幾道不淺的溝壑,在周圍圍觀的人也皆是向後退了一步,生怕被這兩個人戰鬥的餘波所波及到。

“看起來你這柄劍倒是一柄神兵利器,怪不得你竟有如此膽子在我麵前大放厥詞。”衛明貪婪的用舌頭舔了舔嘴唇,“不過在你死後,這柄劍到是完完全全的屬於我了。”

衛明在此刻的心神完全被貪婪所衝刺,竟然忘記了應該弱於他的墨羽在與他這一次的對撞之中竟然是分庭抗禮。

“這的確是一柄不錯的劍,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到時可以用它來砍下你的頭顱!”

墨羽回道,同時一腳伸出踩在衛明的胸膛之上,兩個人的身影迅速的分開。

用手揉了揉被踩痛的胸口,衛明眼中劃過一抹屈辱,在墨羽的身影還冇有停下之時,他就再度向墨羽飛掠而去。

看這架勢是要趁墨羽餘勁未消之時,借勢予他重創。

而且看這長劍上所凝聚的靈氣,凝實度足以將一位和他同階級的人打成重傷,以至於直接重創身亡。

這是要比力氣嗎?墨羽臉上一笑

比力氣的話,我可還冇有輸給過任何人!

“玉荒須彌劍!”

墨羽一聲大喝,藉著後退的勁勢將荒滅之心揮舞起來,揮舞劍的氣勢,甚至足以吹颳起一陣小型的捲風。

衛明的長劍纔剛剛進入到墨羽的攻擊範圍就被墨羽用剛猛之勁彈開。

是將劍彈開,並不是將人攤開。衛明隻感覺到手腕兒一酸,手中緊握著的長劍便已經不知了去向。

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衛明原本自信滿滿的眼神終於是變成了陰沉。

“本來還以為你這個人比較好對付,冇想到的確比較棘手啊”

自己剛剛那一劍的威力自己也知道,就算是尋常的五重天的強者都不會敢輕易的去接觸自己的那一擊。

可是這個修為明明弱於自己的人不僅是接下了自己滿含勁力的那一擊,竟然還將自己手中握著的劍彈開了去。

“如果說先前是陪著你玩玩的話,現在我可要真正的與你好好的較量一番了”衛明將手伸入了自己長衫的袖口,拔出了一柄隻有手掌般長短的匕首。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