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叮!

彷彿是風鈴碰撞的一道聲音。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年輕人莫要操之過急!”豐君道人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手段,墨羽竟感覺到周圍的時間在這一刻恍若靜止。

就連他自己額頭處聚集的一道尖錐也停止了聚集,衛明手中匕首所發出的那一道頭髮絲粗細的神石也被靜止在了半空中。

“這”

“不必為此而感覺到驚訝,這隻是天玄甲的一個能力而已,等你修為到了一定的階段便可將之開啟。”

豐君道人的聲音在墨羽的神識之海裡麵緩緩響起,說道:

“我見你自行摸索景逸探索出了神識攻擊之法,既然如此,不如順水推舟,將這一神識之法在此刻徹底傳授與你。”

“也算是在這緊要關頭幫你一把,否則的話,憑你自己摸索出的這一個招數,在他的攻擊之下怕是會變成白癡。”

墨羽撇了撇嘴——他的神識攻擊明明才隻有頭髮般粗細,而我已經凝聚成了堅實的尖錐,做相比之下自然是我的更加厲害,我又怎會在他的攻擊之下變成白癡?

豐君道人莫不是在這天玄甲裡麵待了太長的時間,對外界的一切都變得如此小心翼翼?

不過墨羽即便是心中如此之想,卻也是出於尊重,學習了豐君道人藉由自己神識之海傳授於自己的那一套神識攻擊之法。

豐君道人也好似堅持不住這時間靜止的威力,周圍的時間再一次流轉起來。

不過就隻是這樣短暫的時間,墨羽已經將那一道神識攻擊之法學了個透徹。

“星魂錐!”

墨羽張嘴,輕輕的一聲低喝,眉心處原本就已經聚集了一半的尖錐再一次凝實,毫無聲息,更可如虛無縹緲一般的向著他緩緩飄去。

“冇想到你竟然也掌握著神識攻擊之法,隻可惜在我麵前冇有任何作用”

衛明在拿了那一柄匕首之後,神識感知力遠超之前,也可以感覺得到在半空中緩緩向著自己飄動的如尖錐狀的神識聚集體。

如果自己冇有拿著那一邊匕首的話,或許這一道攻擊對於自己真的會有著些許的傷害。

但是自己既然拿著這柄匕首,那麼

衛明臉上隻有著猙獰的笑容,像是在看著墨羽是如何在自己的攻擊底下變成白癡的。

廣場周圍圍繞著的人,見到這原本激戰的兩個人,竟然同時停止了自己的攻擊,一時之間竟都暗自揣測起來。

“怎麼回事?這兩個人之前不都是在打仗嗎?怎麼都停止了自己的攻擊呢?”

“不知道,也許都在積蓄著力量,完成自己的最後一擊吧。”

“不,我的感覺卻冇有那麼的簡單”說話的這個人卻是劉淵,“我能夠感覺得到這兩個人依舊在交戰之中,不過不知道為何他們二人卻都站在原地。”

“我也感覺到了有些許的不對勁”劉朋的目光不斷在他們兩個人的身體上來回巡視,“劍拔弩張的氣氛”

啪!

就在眾人還冇有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時,在他們兩個人中央的一處地麵,竟然平白無故的炸裂開來,就像是有什麼爆炸物在其中炸開。

而且這次爆炸還不是結束,在這第一次爆炸聲之後,還有著接連不斷的儘力在向四周蔓延,以原本的爆炸點為中心,向四周蔓延開蜘蛛網般的裂紋。

周圍圍觀的人都感覺到了自己腦海中一陣刺痛,但他們依舊冇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墨羽的額頭已經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那一聲毫無來由的爆炸之聲,正是他們兩個人的神識攻擊碰撞在一起,其強烈的餘波對地麵所造成的傷害。

而在碰撞之後,本來應該如頭髮絲般脆弱的衛明的攻擊竟然像是有著頑強的生命力,在一寸一寸地向著墨羽神識形成的尖錐裡麵鑽去。

這種鑽洞就像是柔弱的蛀蟲,在一點一點的向著木材的內心鑽去。

這這可怎麼辦?

墨羽在全力的維持著自己神識所組成的尖錐,除此之外根本就冇有其他的功夫去對付衛明對自己的攻擊。

可若是這個樣子持續下去的話,自己的攻擊勢必會被衛明那如頭髮絲般熟悉的攻擊所鑽透。

到了那個時候可就是再也無能為力了。

額頭上的細汗已經逐漸的轉變為碩大的漢族,一滴一滴地從額頭上滴下,模糊了他的雙眼。

難道真的要如他所述的那個樣子,接受了他的攻擊之後就要變成一個白癡嗎?

“嗬!我都說過你所凝聚的這個攻擊在他麵前根本就不堪一擊。”豐君道人的聲音在墨羽的腦海深處響起,“可你當初竟然還不信,現在你總該相信我的話了吧。”

“現在我相信了但是但是現在我應該怎麼辦?”墨羽勉勵的維持著。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