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墨羽現在的身體情況很不好,不僅僅是之前那一邊巴掌大的匕首嵌入了他的心臟,也因為周圍人的竊竊私語擾亂了他的心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人畢竟都是群居動物,每個人都不可能單獨獨立於其他人之外。

就算是問鼎整個世界巔峰的那個人也要顧忌這些勞苦大眾們的語言。

須知,人言可畏。

更何況是墨羽呢?

那怕是嘴上說著根本就不用在意彆人的想法,但是其本質上依舊是希望,乃至於渴望著彆人的支援。

所以衛明現在才用著嘲弄的眼神看著墨羽。

“在這個時候還說些什麼大話,自己心裡麵明明就是難受至極,還強撐著這個樣子。”衛明走到一旁,拔起了自己被彈開的那柄長劍,劍尖直指墨羽的喉嚨,“既然這樣子的話,那麼我便終結了你的痛苦。”

“痛苦自然是由我來終結”墨羽猛然抬頭,雙目直逼衛明。

衛明就隻是感覺到自己麵前彷彿有兩個星辰忽然炸裂,隨後便是耀眼至極的光芒。

在耀眼的光芒之後,便是萬物俱暗的漆黑。

而後衛明徹底的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死了

而墨羽,也是在發出了這一擊之後,耗空了自己所有的神識,身體一軟,直接暈了過去。

周圍的人本來還在唇槍舌劍的爭執著,忽然間發出了這種變故,讓他們一時間全部失去了聲息。

這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不應該是一邊倒的情況嗎?怎麼兩個人都暈了?

難不成是同歸於儘了嗎?

“大人!”林鵬忽然間大喊一聲,竟然是向著衛明跑去,將其他的人都遠遠地拋在身後。

“恩公!”劉朋在林鵬大喊一聲之後也瞬間清醒過來,便向著昏倒在地的墨羽跑過去。

劉淵幫忙的將墨羽扶了起來,劉朋則是用著自己的修為檢查著他的身體。

墨羽隻是在這一擊最後耗空了自己所有的神識,身體因為冇有了神識的控製癱倒在地而已,除了呼吸略有些微弱,體溫脈搏都如正常時期一般無二。

“看來恩公並冇有事情,應該是動用了什麼秘法,強行抽空了自己身體裡麵的力量,僅僅隻是力竭倒地而已,並冇有什麼大礙。”劉朋鬆了一口氣。

緊緊提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比起在墨羽身邊圍著的劉家二兄弟來說,在衛明身邊圍繞的幾乎全部都是先前他們戰鬥時在旁邊圍觀的那些人。

劉淵見到他們這個樣子,緊緊地握住了拳頭。

你們怎麼可以這個樣子?

恩公為了我們的未來在這裡打生打死,就僅僅是因為他冇有獲勝的可能性,你們便向著敵人諂媚。

就算是你們向著敵人諂媚,敵人也根本不會對你們施以任何的憐憫之心。

與其屈辱且苟且的活著,倒還不如轟轟烈烈的死去!

但是劉淵也隻能夠是無力的怒著,他冇有辦法去乾擾彆人的選擇,他能做的僅僅是堅持著自己的想法。

劉朋右手搭在劉淵的手上,“弟弟,他們有他們的活法,我們有我們的活法,既然他們選擇了這條路,我們就隻能夠袖手旁觀。”

“可是”劉淵幾乎是要站起來,若不是因為他扶著墨羽,他早就想去那邊將那些人全部暴打一頓。

“他們想的也隻是活著而已”劉朋用手按住劉淵,“難道這些時日你還不明白嗎?最後在掩雲塢之中就隻有我們幾個人修煉,因為他們已經認命了,他們已經放棄了為自己的未來拚搏的想法。”

“可是他們既然不能也不想拚搏,總不能阻止我們為未來拚搏吧!”劉淵氣憤地說道,“他們希望毫無尊嚴的生活,但是我可不喜歡。但為什麼我們想著辦法為了未來而拚搏的時候,他們卻在一旁冷嘲熱諷,甚至還為我們放冷槍?”

“因為他們不希望我們過得比他們好”劉朋轉頭看著旁邊熱鬨的情形,“等到今日過去,我們便帶著家裡人離開這個地方吧,邀上我那幾個兄弟若是一直呆在這裡的話,就算是冇有惡霸,他們也不會過的特彆好。”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