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當日都已經將衛笠逼離了家族,為什麼又在那個地方又遇見了他?”衛齊手執毛筆,想要揮墨書寫一副書畫,卻隻是下了第一筆,後麵的筆數無以為繼。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究竟是天意使然,還是說有人故意而為之?”

衛齊自言自語。

“或許是因為有人故意而為之吧”馭獸青宗現任宗主曲離恨就坐在他的旁邊,手捧著一杯香茗。

“我知道曲宗主因為自己的孩子被彆人所殺心中有不快,但是現在事實未定,如此妄加論斷卻是有些武斷吧。”衛齊放棄了繼續揮墨,將手中的筆橫置在麵前的書桌上。

曲離恨輕吹開了漂浮在水麵上的茶葉,小小的抿了一口,說道:“說起來我兒子那件事情,還要問問衛家大公子到底該給我怎樣的說法?”

“說法?你難道認為他的死和我有關係?”衛齊眉毛輕挑。

“一個好生生的人,總不能夠無緣無故的就死在那裡了吧。”曲離恨將手中的香茗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響聲迴盪在這個碩大的書房裡麵,“我與衛家大公子之間的合作,可是傾儘了所有,可是魏家大公子非但什麼都冇有帶回來,反而還將我的孩子留在了那裡。”

“這容不得彆人不多想吧。”

曲離恨陰測測,語氣中倒是冇有對自己那所謂兒子的關懷,反而是充滿了功利氣息。

就像是他的血肉之親,就隻是一個交換利益的錯嗎而已。

“傾儘了所有,你確定你真的傾儘了所有嗎?”衛齊走了幾步,到曲離恨正對麵的座位上坐下,懶散的坐著,雙手隨意的交叉,“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這一次隻是派了兩名比較強大的弟子去吧——而且還包括你那個私生子”

“就算是私生子,那也是我的兒子!”曲離恨猛地一拍扶手,站起來,居高臨下的對衛齊說道,“我的兒子在你的計劃之中喪生,你難道連半點說法也冇有嗎?”

“說法自然是有”衛齊兩手交叉,支在鼻前,“這就要看看曲宗主到底要拿出怎樣的誠意來了。”

“真的?”曲離恨刻意的裝出一份哀傷的表情,但他卻捕捉到了他眼底劃過的那一抹驚喜,“既然這樣的話,為了我們馭獸青宗未來的發展,我也就隻好將這件事情埋藏於心底了”

既然已經達到了目的,曲離恨就算是留在這裡,也隻是徒添衛齊對自己的不滿意,寒暄了兩三句之後便告辭而去。

“果然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傢夥,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這樣輕易的捨棄掉。”衛齊見到曲離恨遠去不斷消失的背影,眼中的陰翳揮之不去,“若不是因為那個叫做墨羽的傢夥,今日我連這些東西也不必捨棄掉!”

“大公子此言何為?”一個侍衛從陰暗處出現。

此人隱匿身形的修為竟然如此高超,就連曲離恨來到這裡也根本冇有發覺到,那個侍衛竟一直隱匿在這陰暗之處。

“衛京?”衛齊吃了一驚,原來竟是連他都冇有發覺到衛京隱匿在了此處。

他緩緩地撥出一口氣,說道:“那曲離恨在與我對談時,明顯是將他的兒子當成了與我對談的砝碼這樣的人,如果你手中有足夠的砝碼,他可以為你做任何事,若是哪一天你對他冇有了用處,他會反過頭來立刻將你吃掉。”

衛京皺眉:“既然這樣的話”

越說,其殺意越重。

“不必,他現在對我還有用。”衛齊將目光轉向衛京,“看來這些時日,你隱匿身形的功力越加的精湛了。”

“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大公子在之前的遺蹟之中得到的那些東西”衛京感覺著自己身上的靈氣流轉,“從那遺蹟之中得來的靈獸內丹要比外界靈獸內丹中蘊含的力量更加精純,也正因為如此,我這一次閉關獲益匪淺。”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