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找死?”墨羽輕蔑一笑,“對我說這兩個字的人多了去了,我到現在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

“那是因為之fec9673c前對你說這些話的人冇有我現在的修為!”白素素聲音冷如寒冰,“在我的威壓壓製下,你連行動都難以迅捷,又怎能和我對抗。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在白素素說話之時,她手中長劍就已經覆上了一層冰霜,淡淡的寒氣圍繞著長劍飄蕩,最後凝固在被禁錮的空氣之中。

“多說無益,那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吧!”或許是因為心中的特殊感應,墨羽將星源石放在了荒滅之心劍柄上方,頓時一股極其龐大的神識力量,一荒滅之心為中心,向四周蔓延開來。

這強大的神識力量,就連白素素都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危險。

看來這傢夥的身上有著不少的秘密!

威壓雖然強大,但是其作用的威力與被作用者的神識力量是成反比,神識力量越強大,對於威壓的抗性就越強。

也正因為如此,星源石中所蘊含的強大神識力量爆發開來之後,墨羽周圍被威壓所禁錮的空間登時被解開。

揮舞了幾下手中的荒滅之心,感覺到行動毫無滯澀之感,墨羽便抬頭對著懸空於空中的白素素笑道:“現在呢,我與你可否有一戰之力?”

“找死!”

白素素雲眉緊蹙,手中寒玉劍猛然揮出一道劍光,隨後身形迅速下落,其目標朝向的正是在水中站著的墨羽。

也正因為其飛速的下落,墨羽感覺到周圍空氣的溫度也在迅速的下降,就連靜止不動的小溪表麵都覆蓋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冰麼?”墨羽雙腳從水中抽出,輕輕點在水麵之上。

以墨羽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騰空,但是隻憑藉著輕身的功夫站立於水麵之上倒也是輕而易舉。

“如果是比劍氣的話,還真的不知道到底誰會更勝一籌。”墨羽自信的說道。

荒滅之心中所含最強大的力量就是在其中蘊含著的凜冽的劍氣。當初墨羽還在修為微末之際,就是憑藉著荒滅之心中的力量,強行斬殺了來自於其他宗門的那十幾位修者。

現在墨羽的力量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對於荒滅之心的力量掌控也遠勝於前,尤其是在這幾日,墨羽還尋得了些靈獸內丹做荒滅之心的能量補給。

現在墨羽若是底牌儘出的話,其真正的戰鬥力已經難以估量。

“修為和我相差這麼多,竟然還敢大言不慚。”白素素越發認為麵前的墨羽就隻會說大話而已,心中更是為上官淩若而感覺到不值。

出於報複,自然是要將墨羽用最殘忍的方法殺死!

“那就讓你看看,說大話也有說大話的實力!”墨羽雙手緊握住荒滅之心,對著向自己劈砍而來的巨大劍氣揮去,頓時劍氣如風暴一般,向著那寒冰劍氣席捲而去。

那寒冰劍氣碩大無比,如果是真的劈砍下來,就算是有三條這樣的小溪也會被攔腰斬斷。

而墨羽手中的巨劍所發出的劍氣就隻是零散的一團,白素素就隻是瞄了一眼便不再關注這一方麵,身軀越發飛快地向著墨羽靠近。

在她的眼中,這一場劍氣對戰自己是贏定了!

“說大話就是說大話而已,說大話還需要什麼實力嗎?”白素素對墨羽的言辭十分不屑,“你這樣的登徒子,活著就是一個敗類!”

“混蛋,你他媽真的把自己當成什麼東西了嗎!”墨羽實在是忍無可忍,自己又不是蓄意想要撞破她洗澡,“一言不合便想殺人,就隻是因為自己內心武斷,便將彆人隨意的扣上高帽子!”

墨羽閉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旋即怒目而視,張口大喝道:“像你這樣的人,活著才真的就是一個敗類!”

“你竟然敢說我是敗類!”白素素聽得此話氣急,就連臉色也變得猙獰。

氣煞我也!我在宗門之中雖然算不得上乘,但是這些歲月之中為宗門做了不少的事情,就連宗門中修為比我高的人也要尊稱我一聲苓憐仙子!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