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那寒冰劍氣被零散劍氣所蠶食的景象,活脫脫像極了凶猛的野獸被一群螞蟻所蠶食。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寒冰劍氣雖然強大,但是卻根本冇有辦法摧毀那零散的劍氣,甚至連其中的一道也難以摧毀。

就像是野獸,雖然長著獠牙可以輕易的撕裂任何一個大型猛獸的身體,卻唯獨對那小小的螞蟻無計可施,就連猛踩也根本踩不死。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那可是我引以為傲的寒冰劍氣”白素素見到這種情況心裡一空,手中凜冽的攻勢也隨之慢了下來。

見到這種情況,墨羽暗地裡鬆了一口氣。

他之所以要讓白素素看向那彼此爭鬥的兩道劍氣,並不因為他想要炫耀什麼,又或者想要證明些什麼。

墨羽隻是想要讓白素素的注意力儘快的轉移開,因為在這你來我往幾十招戰鬥之下,荒滅之心的力量已經消耗殆儘。

若是再這樣下去的話,頹勢儘顯,就算是自己還有著戰意,自己的力量也已經不足以去支撐這種力量差距懸殊的戰鬥。

白素素說的冇有錯,憑藉物品的威力去戰鬥,真的不能夠算做是自己的戰鬥力。

一旦物品的戰鬥力被耗儘,那麼自己就隻有等待宰割的命運。

在這種情況下墨羽隻能選擇將白素素的注意力挪移開來,藉此用自身儲備的靈獸內丹來回覆荒滅之心的力量。

噌!

一聲響亮的劍鳴。

卻是寒玉劍再一次的出現在了墨羽的麵前,幾個翻轉之下便將墨羽手中握著的靈獸內丹挑飛。

墨羽慌了,如果是冇有這靈獸內丹的話,如果冇有足夠時間的話,那麼自己怎麼為荒滅之心來恢複力量?

“想要在我麵前搞這些小動作”白素素像是看出了墨魚此時的窘態,“在那塊石頭的幫助下,你能夠在我威嚴之下自由活動,但並不代表著你的神識修為能夠和我比肩。”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現在已經力有未逮了吧?”

“那麼現在纔是我們真正開始較量的時候!”

白素素的眼神在這一刻驟然變得冰寒,周圍的空間又開始動了起來——這是她收回了所散發出來的所有威壓。

墨羽的瞳孔一縮——竟是將所有的威壓都收了回去,這豈不是表明著——白素素是要動真格的了!

可是現在的自己和她就僅僅隻有三次交戰的力量,交手三次之後,這荒滅之心現有的力量將會被徹底耗儘。

這可如何是好?

“寒天雪峰掌!”

白素素用劍挑開墨羽的荒滅之心,手掌在這一瞬間變成了冰藍之色,上麵飄蕩著徹骨的寒氣,還未及身,墨羽就已經感覺到了宛如萬古不化堅冰帶來的感覺。

這一掌如果是真的打在墨羽的身上,先不要說能不能在這一掌的攻擊之下存活下來,就算是能夠活著,也要被這一掌中所蘊含的寒氣折磨上一輩子。

“好卑鄙的手段!”墨羽心中大急,卻無可奈何,畢竟自身實力低微,就算是想要出手也根本冇有辦法。

但也就在此時,白素素的手掌還冇有觸及到墨羽身體之時,原本嵌刻在荒滅之心劍柄之上的星源石卻突然間飛了起來,調轉了一個方向,嵌刻在被墨羽穿戴在身上的天玄甲之中。

這星源石倒像是一個有靈性的東西,知道墨羽會遭受到何等的危險,同時做出相應的判斷用來緩解危險。

也就在星源石附著在天玄甲上之後,墨羽瞬間感覺到自己臉上像是覆蓋上了什麼東西。

從白素素的瞳孔倒影之中,倒是瞧見了自己臉上覆蓋上了一層如麵甲一樣的金色甲冑。

這是什麼?難道就隻是為自己增添了一片麵甲嗎?

但接下來的事情卻讓墨羽瞪大了雙眼。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