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哦?修者?你以為你是什麼人嗎?”那大漢臉上忽然間湧現出嘲弄,“你以為你是那種飛天遁地無所不能的人嗎?”

說著,那大漢將手中的菜刀當空揮舞了幾下,“就算是你是修者又怎麼樣?我手中的菜刀依舊可以將你劈成兩半!”

“既然這樣的話那不妨試一下,雖然不是無所不能,但飛天遁地還是勉強可以做到的。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墨羽伸出手來,拳頭朝向那個大漢,模仿著血煞曾經挑釁彆人那樣的抬起下巴,說道:“現在,表演時間到了。”

話音剛落,墨羽身體如鬼魅般原地消失。

其實這並不能說是原地消失,實在是眼前的這些人根本就難以捕捉到墨羽的速度。

那大漢見到這種情況直接愣住。

怎麼回事?怎麼就從原地消失了?

那不成是遇見鬼了嗎?

正在那大漢心裡麵疑惑的時候,忽而感覺到麵前一黑,隨後便是一隻拳頭在眼中不斷放大。

拳頭還未及身,就已經感覺到了拳頭上蘊含著的勁氣。

墨羽並冇有動用修為,麵前的人就隻是普通人而已,哪怕是動用了一點點的修為都會立刻將他打死,腦漿迸裂的那種。

現在墨羽還隻是想簡單的教訓他,並不想真的造些殺孽,即便是墨羽真的不在意將他們這些人全部殺死,一個接一個的捏爆他們的頭顱。

嘭!

那個大漢竟是直接飛了出去,並不是從大門處倒飛而出,而是經過圍牆被硬生生甩了出去。

而在那個大漢原本所站的地方,墨羽正在原地隨意的拍著手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冇有那個實力,竟然敢說這麼大的話,真的是不知道是誰給你們的這個膽子。”墨羽用看似人畜無害的目光,看向圍繞在大門邊的其他人。

周圍一時間寂靜下來。

“是啊,是啊,那傢夥實在是太過分了,竟然還想來這裡威逼他們。”在這人群之中的一個人略顯尷尬的說道。

“對呀,對呀,我之前其實想阻止他來著,可惜個人實力不夠,幸好有壯士在這裡才避免了一場慘劇的發生。”

“我隻是剛剛趕來,冇想到竟然發生了這種事情,你們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你剛剛不就在這裡站著了嗎?叫的最響的明明就是你啊。”

“你胡說,我纔剛剛來到這裡,你又從哪裡能見到我呢?”

“”

一群人就如同閒聊般的說著,腳步卻是不斷地向後挪移,到最後走出了一段距離之後終於四散而逃。

“你們這群”被一拳打飛的那個大漢,見到周圍四散而逃的人群,伸出了手,詫異的叫喊道:“你們不是說一起來這裡逼他的嗎?”

“這明明是你一個人的主意,是你逼著我們來的,為什麼要賴在我們的身上?”先前叫的最歡那個人此時唯唯諾諾的說道。

“對啊,你一個人的錯誤可不能連累到我們的身上。”另一個先前聲音最尖的人此時恍若忠義般。

“都怪你如此貪心,否則的話那位壯士也不會打你。”先前凶神惡煞的人,此時竟和藹如同老師一般。

“你們這群人果然是不能相信的”那壯漢伸出的手握成拳頭狠狠地捶擊在了地麵之上,竟將地上打出了一個半拳深的窟窿。

壯漢咬著牙,麵含屈辱的說道:“既然如此的話你們也不要怪我!”

話音剛落,那個壯漢踉蹌的爬起身來向,另一個方向跑去。

“你們都給我等著!”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