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墨羽正想上前一步與司雨一同禦敵,卻無奈衛慈出腿速度太過於迅速,在墨羽隻邁出三步之後,司雨的身體就已經倒飛而出。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無奈之下,墨羽一躍而起,雙臂前伸,在接到司雨之後雙掌向前伸出,掌心中靈氣噴吐,藉此來減緩自己對司雨身體的衝擊力。

女人畢竟就是女人,哪怕是修為比墨羽高上一線,在身體素質這一方麵依就是有著不足之處,墨羽在雙臂接住她之時,就已察覺到她此時的身體已如瀕臨破碎的瓷娃娃一般。

就算是力道大一些的磕磕碰碰,都有可能將她的身體碰碎。

即便是墨羽已經儘可能的減緩自己與司雨身體之間的衝擊力,但是衛慈那一腳上原本蘊含的力道,卻還是讓被墨羽接住的她吐出了一口鮮血。

鮮血從她的嘴角溢位,沿著臉龐從耳垂處蔓延開來,濕潤了頭髮也染紅了脖頸。

墨羽目光一凝,卻不是對衛慈,而是忽然發現在司雨髮根處竟有著一抹難以明辨的紅色。

這是什麼

“竟然敢殺我的人!你們兩個今日就埋葬於此地吧!”衛慈對自己這一腳的力道可是有著十足的信心,哪怕是與自己同等境界的人,都冇有可能將其輕易的接下,更何況是一個修為與自己有著較大差距的弱者。

而且這個弱者還是一個先天身體素質就弱於男人的女人!

所以在那一腳之下,那個女人就算是不死也定當到了瀕死的邊緣,就算是這個男人要難對付一些,隻要是拖住了他,那個女人也是必死無疑。

而這個名字叫做墨羽的男人真的不知道大公子為何對他有著如此深的怨恨,竟然不惜發動家族的力量也要將之圍剿。

不過這個任務要在我的手裡完成了。

衛慈握緊了手掌,雙目緊緊盯著麵前這個摟住少女的男人,兩邊的嘴角高扯,將嘴中的上牙全部漏了出來。

對於這個男人,衛慈有著堅定的信心。

說實在的,就算是這個人能對付一些,最終不免也要敗在我的手裡!

“咳”司雨在墨羽落地之時又受到了輕度震盪,感覺到五臟六腑在這一瞬間移了位置,此等劇痛,饒是司雨堅韌的神經,也是忍不住輕咳出聲:

“我說你這個傢夥是智障嗎?我都已經這個樣子了,你竟然還是如此的粗魯。”司雨有些艱難地扯動了嘴角,卻依舊是冇有給墨羽好臉色。

冷冰冰的樣子,就像是她之前那樣討厭。

“既然傷成這個樣子就不要再多說話了。”墨羽的聲音壓抑的很低,像是有無窮的怒火要從喉嚨處迸發而出,卻被他硬生生的憋在了腹中。

但是他臉頰兩側已經高高鼓起,雙肩也是在不斷地抖動,呼吸急促

這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好吧,那我就好好休息一下,那個傢夥就留給你這個智障兒童了”司雨見到墨羽這個樣子冇由得有些心安,撇了撇嘴想要說些什麼,最後輕歎一聲表示了自己的放棄。

“我可不是什麼智障”墨羽臉色凝重,但行動卻是用儘可能的溫柔將司雨放置在地上,就像是雙手捧著一個剛剛拚湊好的碎瓷娃娃。

“好啦,好啦,我要休息一下”司雨眼皮很重,選擇放棄,讓她瞬間感覺到了一股疲憊襲來,“你先去對付他吧,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你睡吧,時間不會太久的”墨羽從海靈戒之中取出一枚人蔘果塞入了司雨的口中,人蔘果並不大,在墨羽的靈氣催動之下化為藥液流入了司雨的口中。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