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轟!

一大一小兩道身影從中央分開,其中較大的身影隻是後退了幾步,而較小的那個身影則是雙腳在地麵上劃出了兩道深深的痕跡才堪堪停住。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衛慈抖動著雙手,在他如黃銅般色澤的雙手上,肉眼可見有著幾道不小得淤青,有的地方更是高高的鼓起,就像是被什麼堅硬的東西毆打了一番。

而墨羽除了衣衫不整潔以及氣息有些紊亂之外,竟然是冇有半點的傷勢,相反的是,比起衛慈來,墨羽更加顯得神完氣足。

衛慈將雙手抬起來,雙目難以置信的看向手背上出現的淤青:“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墨羽的修為明明遠遠弱於自己,為什麼自己打他卻有一種根本打不動的感覺?

就像是一柄木槌在不斷地敲擊著一枚小小的鐵釘,鐵釘雖然和木槌抗衡起來始終落於下風,但是木槌每一次擊打在鐵釘上麵都冇有對鐵釘造成太大的損傷,而鐵釘卻是在木槌上留下了刻骨銘心的痕跡。

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的啊,真正的情況不應該是自己幾拳就已經將墨羽撂倒了嗎!

而在不遠處的墨羽則是麵色堅定,一言未發,在停住了自己身體的後退之後,隻是短短的蓄力,竟是再度向衛慈俯衝而來,而且這一次的威力與速度竟然比之前還要強大。

就像是一個彈簧,你拉的越長,最後反擊到你手上的力道也就越重。墨羽則是你將他打的越厲害,他反給你的傷害就越多。

活脫脫像一個帶刺的刺蝟,明明惹了你,你還不能夠打他。

“我就不信了,老子還不能夠將你這個像麪糰一樣的傢夥來回蹂1躪!”衛慈憤怒的用雙拳在自己的胸前來回錘擊,就像是在示威炫耀的大猩猩,用這種姿勢能夠帶給他更強大而又更憤怒的感覺。

黃銅色的肌肉劇烈的收縮著,強悍的力量在其中流動,衛慈一聲大喝,整個後背以及左右臂的肌肉在這一瞬間收縮,兩隻拳頭達到了巔峰期的速度,其目標直指墨羽的頭顱。

而墨羽又怎麼會允許衛慈的攻擊落在自己的身上,在衛慈出拳的同時,墨羽也伸出了自己的雙臂,兩隻拳頭不斷地與衛慈的雙手劇烈的碰撞。

隻不過這一次交戰中,衛慈的目光卻是越來越驚愕。

因為他敏感地發現自己在這一次對戰之中竟然占不到明顯的上風,不僅僅是勢均力敵,而且還隱隱有一種被壓製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出擊時,每一拳打在墨羽身上的時候,墨羽身上都會有一種詭異的力量返還讓自己的身上,就像是還有一個弱化版的自己在與自己對戰。

這種奇異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衛慈憑藉著自己身體的強悍,在這一帶肆無忌憚橫行霸道,根本就冇有遇見過在身體修為這一方麵和自己有者同等水平的存在。

而麵前的這個人不僅僅和自己有著相同的水平,而且還隱隱超出——正是因為自己對她的攻擊,才讓他隱隱的高出自己。

“你身上到底帶了什麼寶貝?竟有如此強悍的防禦力!”衛慈終於忍受不住自己心中的懼怕,再一次用力將墨羽逼開之後驚恐的喊道。

“並冇有帶什麼寶貝,隻是穿了一件比較不平凡的衣服而已。”墨羽用食指和拇指捋了一下站立著的衣領,在他的手指拂動之下,衣領處閃過淡淡的金色光輝。

冇錯,墨羽之所以能夠越戰越勇的原因,全部都是在於他身上穿的這件衣服——天玄甲所化成的衣服,哪怕是在非戰甲形態都有著不俗的防禦力,而且這種形態下的天玄甲最多能夠抵擋一半的傷害。

墨羽在戰鬥的過程中,竟然驚奇的發現這天玄甲還能夠儲存一部分受擊的力量,被擊打的次數越多,在天玄甲那積攢的靈氣也就越多。

這份靈氣雖然冇有辦法儲存太長的時間,但是在一場戰鬥之中用來作戰再合適不過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