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這種猖狂的語氣果然是他啊”衛無雙戰戰兢兢的跪坐在大殿之下,在大殿之上正式新一任家族的人選——衛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冇想到我那親愛的弟弟還冇有來,他所尋找到的那個助手竟然大搖大擺地進入了我的領地。”衛齊斜坐在大殿之上的座椅上,一隻手抵住扶手支撐著頭顱,臉上帶著淡淡的愁容,“馬上就要到新任家主的認證儀式了,難不成他是要在這個時候來搗亂不成?”

“小的認為他還冇有這個膽量,新任家主的認證儀式是何等的莊嚴尊重,以他那種身份的人,又有什麼資格可以參與到裡麵?”衛無雙臉上帶著諂媚的笑容,跪伏在地上說道。

衛齊的另一隻手手指間無意識的在座位扶手上敲動著,目光飄忽在外,說道:“如果說這個樣子的話他的確不會來乾擾些什麼。”

“但若是我那個親愛的弟弟及時地趕到,那情況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衛齊臉上的目光越發的凶狠。

衛家新一任家主的認證儀式,與其說是認證,倒不如說是對新一任家主的最後一場考覈,這一場考覈最後的勝利者纔是新一任家主的人選。

用另一句話來說,無論之前衛齊是有多麼的討家人的關心,無論他有多麼的優秀,隻要是在最後家族的認證儀式之中失敗了,那麼他也隻能夠與新一任家主無緣。

而這個家主的認證儀式是可以帶著自己的親信一同上場的

若隻是現在看來的話,那個墨羽無論是多麼的強大,都不會乾涉到衛齊任何的計劃,但是血煞如果回來的話,那麼墨羽就會參與到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爭奪。

“這個傢夥的存在果然很讓人頭疼啊”衛齊說話的語氣越發的陰狠,眼眸之中閃爍著凶光,“衛京——”

“在!”

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讓跪伏在大殿上的衛無雙嚇得一個激靈。

可是他悄悄抬起頭來向四周探望而去,卻根本冇有發現有任何人站著。

“我先前交給你的任務你可明白?”

“我明白我現在就去殺了他!”

“先不要這麼著急”衛齊眼珠來迴轉了幾圈,再三斟酌之後說道,“馬上就要到認證儀式了,我準備在那一天待著你上場,在這之前你有任何的消耗都是我所不允許的。”

衛齊解下自己的腰牌來遞給身邊,“你儘管吩咐手底下的人去做,但是要記得尋找到正當的理由,這畢竟是在天靈城內,儘可能的避免落人口實。”

衛齊身邊的幽暗處一陣扭曲,一隻略顯灰暗的人手浮現了出來,接過了那要牌之後再度迴歸了黑暗:

“遵命!”

伏在地上的衛無雙偷偷揉揉揉眼睛,再將目光凝聚到先前伸出人手的地方。

那個地方明明空無一物,怎麼會突然間多了一隻人手出來?

衛齊從座椅上起身正準備離開,卻不小心敲在了伏在地上的衛無雙雙眼正緊緊地盯著自己剛纔將腰牌遞去的方向。

有的時候不該看的就不要看,有的時候不該聽的就不要聽!

衛齊心中一陣不喜,對著殿外大喝道。

“來人!”

聽到這聲呼聲之後,從殿外跑來四個穿著甲冑的侍衛,甲冑各部分摩擦的聲音在大殿之中迴盪。

四個侍衛在大殿之中立定,將跪伏在地上的衛無雙團團圍在了中間。

衛無雙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抬起頭來用呆滯的目光看向一臉陰狠的衛齊。

“將此人拖下去解決了”衛齊一拂袖,頗像是幾分儲君的姿態。

殺伐果決,不近人情。

“什麼?”衛無雙頓時感覺到無儘的雷霆在自己腦海之中炸響。

怎麼回事?為什麼自己帶回來了訊息卻還是要被解決掉?

自己將訊息帶回來,明明應該有功纔是,況且自己還因為這個訊息而負了傷!

怎麼

四個穿著甲冑的護衛自然是不理會衛無雙的呆滯,四個人皆是伸出一隻手,抬住衛無雙的雙腿雙手,將他向殿外抬出去。

“大公子,大公子饒命啊,大公子!”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