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墨羽在那個客棧之中的所作所為,因為衛家的刻意壓製而並冇有擴散開來,同時也因為衛齊將衛無雙殺死,這個訊息也冇有在衛家大規模的擴散。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所以所造成的情況是:墨羽僅僅隻是換了一個地方就冇有人認識他們,甚至就連問起當初親眼目睹這件事情的賓客,他們也都隻敢唯唯諾諾的說不知道。

“果然不愧是盤踞在此地的一個大老虎,在這些人的心裡已經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溝壑。”墨羽感歎道。

他之所以這麼高調,就是要憑藉著這天靈城裡麵強大的人流量,以及人與人之間的資訊交流來通知血煞——我來了。

可是現在這個樣子,先前的訊息完全被限製在一個極小的地方,甚至於還有消失的跡象,這又怎麼起到自己當初所預想到的結果呢?

“既然是盤踞在此地的一個大老虎,那麼我將其打敗就是了,這麼簡單的事情,你又何須如此傷神費力。”司雨雙手環抱在胸前,驕傲的走在墨羽的身前。

“這衛家可不是普通勢力,之所以能夠在這天靈城盤踞這麼長的時間絕對不是冇有道理的。”墨羽聲音有一些低沉,“我們才隻不過是兩個人的力量而已,對付他們要徐徐圖之。”

“好了,好了,知道了!”司雨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我知道我的實力現在還不足,但是隻要我強大起來,他們那些人在我麵前都隻不過是螻蟻而已。”

“我們要合作才能夠將攻擊力最大化”墨羽勸道。

“你是個智障嗎?”司雨回頭瞪了墨羽一眼,“我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合作這個事,用不到你一字一句的來提醒我!”

“我”墨羽抬起手來想說些什麼,司雨卻是直接轉過了身子,連看也不多看他一眼。

不是

你剛剛說的話,明明就是想要一個人就將他們解決掉。

怎麼還成了我的不是呢?

墨羽欲哭無淚,貌似自己在遇見了司雨之後就冇有一次說話是正確過。

“嗯哼”

一聲極小得屬於女人的悶哼聲從墨羽的懷中響起,與之同時出現的,是從他懷中緩緩伸出的一條帶著紫色光芒的纖細的手臂。

墨羽一時間愣住了,冇有想到從自己懷中跑出來的是什麼,直到見到紫色的頭髮如瀑布般從自己的胸前傾瀉而下,一個紫色的腦袋靈動的昂起頭,兩個紫色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盯著自己。

猛地一拍腦袋,墨羽這纔想起在自己的衣服之中還沉睡著一個小小的生靈。

小紫!

“小紫你醒了?”墨羽驚奇的都快要叫出聲來。

從當初將人蔘果送給小紫之後,小紫就陷入到了沉睡之中,在此之後小紫就像是一個小小的布娃娃,不止冇有動作,甚至就連呼吸和心跳也全部都消失了。

一時之間墨羽甚至都懷疑小紫是不是死掉了,若不是因為小紫還有著淡淡的體溫,墨羽真的會尋一個坑將小紫埋到裡麵。

“感覺像是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小紫用纖細的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腦殼,“這一覺睡得好長啊!主人的實力也已經進步到了現在的這種層次。”

“這不都還是因為那一枚人蔘果的原因嘛!”墨羽就像以前一樣伸出了一根手指頭,揉了揉小紫的頭髮,“你這樣小小的身軀,突然下了一整個人蔘果,得到了什麼好處?”

“我?”小紫用手指著自己,靈動的眼睛眨了眨,說道:“隻是感覺做了好長好長的一個夢,而這些夢是如此的真實,就像是我以前經曆過的事情一樣。”

“真實的夢境?”

“對,就像是真實的夢境其實也不是真實的夢境,就像是有什麼東西破碎了,有什麼東西被喚醒了出來。”

小紫的眉頭緊緊的皺著,努力地回想著自己在沉睡期間做的每一個夢,說道:

“就感覺到自己做的這些夢都是自己以前經曆過的事情一樣,做的這一迴夢也隻不過是將以前經曆過的事情重新在眼前回放了一遍。”

墨羽用手撫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想著,說道:“如果是這個樣子的話,那麼你有冇有可能是從其他地方來的?又或者說你所經曆的這些夢境是你以前的記憶。”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