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曲離怨這幾天心情很好,因為他的哥哥,當代馭獸青宗宗主的私生子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外麵。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而他在宗門內部就隻有一個修為不甚強大的親生兒子,就算是他有意將這個宗主之位傳給他的那個兒子,宗門內的其他長老也根本不會願意。

若說按照傳統來說的話,如果這一任的宗主冇有子嗣可以接任這宗主之位,那麼做一任的宗主就隻能夠將這宗主之位傳遞給自己的血親。

而曲離恨就隻有自己一個弟弟,這宗主的位置又不能夠傳給自己的長輩,若是照這個樣子來說的話,那麼過不了多久,這個馭獸青宗宗主之位就會傳到自己的身上。

這樣一來的話,自己就會掌管著天靈城之中排位比較靠前的一股勢力,就算是自己的實力低微,不過僅僅是蠻力六重天的境界,但是隻要是自己接替了宗主之位,宗門內部的那一隻煉法境界的靈獸就會歸自己所操控。

到時候就算是自己的實力難以與他人相比,隻要是自己會驅使那一隻煉法境界的靈獸,就算是衛家的人也要給自己三分麵子。

每一次想到這裡,曲離怨都不禁有一些飄飄然起來。

“馭獸青宗的人”忽然有不善的聲音從他的耳邊響起,曲離怨抬頭望去,卻發覺是一個男人站在自己的麵前,兩腿岔開雙手叉腰,頗有幾分要當攔路虎的樣子。

“來者何人,竟然在此攔路?”曲離怨身邊自然是少不了拍馬屁想要上位的狗腿子,這個出聲的叫做李翔,若是論起狗腿子來說,李翔纔是曲離怨身邊排名第一的狗腿子。

“我並不是什麼人,隻是一個路過的,和你們有舊的人而已。”墨羽笑道。

“看你這個樣子並不像是什麼善茬,難不成攔住我們的去路就是為了找茬不成?”李翔皺著眉頭上下打量著墨羽,越看越像是出來鬨事的俗人。

“我並不是為了找茬,隻是這幾日勞碌奔波,囊中羞澀,想要借一點東西而已。”墨羽在說這句話時在心裡麵不斷的催眠自己:

我是司雨,我不講理。

“喲,我當以為是乾什麼的,原來是想要在這裡麵打劫的!”李翔臉上一喜,這不正是一個拍馬屁的好機會嗎?

上前走了幾步,李翔用比墨羽還囂張的姿勢站到他的麵前,用大拇指指著自己身後鼻子比眼睛還要高的曲離怨,囂張的說道:“你怕是不知道我身後這位到底是誰吧?勸你從這天靈城裡麵打聽打聽,這天靈城之中誰不知道馭獸青宗曲離怨的威名?”

這馬屁直接是拍到了曲離怨的心裡,也讓他原本就飄飄然的心思變得更加的不知所以然,於是上前一步扒開囂張站姿的李翔,儘量裝作前輩高人的樣子說道:

“年輕人,江湖並不像是你想的那個樣子,並不是”

聲音說到這裡便戛然而止,讓原本還想配合他演戲的墨羽驚疑的抬起頭,入目見到曲離怨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身後。

自己的身後?我的身後有什麼好看的?

等一等好像自己的身後真的有著不尋常的東西。

那是司雨!

先前墨羽在發現曲離怨他們之後,便告知了司雨一聲,讓她先在原地方稍等一下,自己要去知會一下一個有些仇怨的舊人。

司雨當時皺起眉頭想拒絕,但不知為何湧到嘴邊的話還是嚥了下去,雙手環抱在胸前,將頭撇到一邊去,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所以墨羽纔會獨自一人大搖大擺的走到曲離怨的麵前。

隻不過,曲離怨那飄忽的眼神卻是無巧不巧的留在了司雨的身上。

墨羽對這種情況卻是竊喜——若是跟在自己身後的是其他自己所熟知的女性,自己或許還不會這個樣子。

但是曲離怨看到的這個是誰?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