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啪!

長鞭在空氣中打出一聲爆響,其尖端的一點寒光在空中劃過一道亮線。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俗話說鞭長莫及,在兵器之中鞭子絕對是打擊距離最長的一種兵器,在曲離怨還冇有進入到墨羽的攻擊範圍之內時,墨羽就已經先進入了曲離怨的攻擊範圍。

“一寸長一寸強,在兵器方麵,你比我倒是落了下手。”曲離怨笑道,“且看你是如何在我這長鞭鞭撻之下存活!”

“雖然你長,但是你軟,比起我這剛猛來說也是差了幾分!”在那長鞭即將觸及到荒滅之心之時,墨羽手腕急抖,整個劍身也隨之而產生劇烈的抖動,長鞭也被這抖動而彈開。

雖說以柔可以克剛,但是隻要力道足夠,剛猛也可以製柔。

隻不過墨羽說的那句話意思偏頗了一些,在周圍圍繞著的這些人臉上都是顯出奇怪的笑意,嘴裡麵都發出調笑的聲響。

站立在一旁的司雨也好像是想到了什麼,臉上漸漸飄來一道彤雲,讓整個人增添了幾分嬌豔。

墨羽快速欺近曲離怨的身體,而曲離怨也是將柔韌的長鞭縮了回來,兩隻手對摺,各捏住其中一邊,拉緊,作為近身兵器來阻擋墨羽的進攻。

儘管雙方已經交戰過許多次,周圍的人也已經觀看了不短的時間,但是這一次雙方都已經動用了真正的實力,就隻是單純靈氣的外泄,都造成了周圍用作鋪地的石板化為碎裂的石屑。

終於是在這一刻,曲離怨抵擋不住墨羽的長劍進攻,右手因為出了些汗漬而造成鞭子從手中滑落,荒滅之心帶著原來的威勢劈向他的右肩。

曲離怨又怎麼會忍心自己就此落敗,上下門牙一合,便將自己的舌尖咬破,頓時血腥味充滿了自己的口腔,而曲離怨則是將噴滿了自己口腔的血水,連帶著唾沫一起嚥了下去。

舌尖之血是修煉之人用來壓榨潛力普遍使用的方法,曲離怨用出這一招也是打算破釜沉舟,雖然在用出這一招之後會有些許時間的虛弱,但是總好過因為與墨羽對戰而造成自己身體上的傷殘。

隻要是修煉的人都知道自己身體的完整度到底是有多麼的重要,人的身體裡麵自成天地,自化周天,隻要是身體有傷殘,那便是斷絕了行滿周天的路途。

是以越是巔峰的高手,越是不願意身負重傷,而身體有傷殘的人,斷然無法去接觸真正的大道。

在周圍觀看的人不乏有神識修為強大者,敏銳地察覺到了曲離怨身上的靈氣在這一瞬間陡然提升。

“曲離怨動用了秘法!”

“啊?”周圍的人聽到之後都是發出了一聲驚疑。

曲離怨竟然真的是被逼到這等田地!

那個與他對戰的籍籍無名的少年到底是怎樣的身份?明明就隻有蠻力四重天的修為,竟是能硬生生的逼的蠻力六重天修為的曲離怨走到這壓榨自身實力的田地。

難不成叫曲離怨斃於此地真的有戲?

“把我逼到這個樣子,你也該付出相應的代價!”曲離怨因為舌尖之血,身體內陡然生出的力量,讓他側著身體,險而又險的避開了荒滅之心的劍刃。

隻不過荒滅之心上圍繞著的劍氣終究還是侵入了他的身體,曲離怨嘴巴一張紅色的血霧從口中噴吐而出,同時他的眼角露出決絕之色,右手中握著的對摺的長鞭,狠狠地其擊打了墨羽的胸口。

他是如此的用力,以至於在這一擊之後,周圍圍繞著的人都能看到一道明顯的環狀氣流向四周擴散而出。

二人之間的對戰,讓這個街道中心產生瞭如爆炸似的光亮,而他們兩個人的身影也像是被爆破開來,各自向著後方倒飛而出。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