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可是這些事情又怎麼能夠混為一談?”血煞踉蹌地站起身來,嘴角還有一絲血跡,“墨羽可是我的朋友啊!朋友出了任何意外,我絕對會義無反顧的衝上前去!”

“所以你在麵對你的家人就退縮了嗎?”熟悉的聲音從一旁響起,血煞移過目光,卻發現是墨羽站在他不遠處,雙手環抱在胸前,眼裡麵閃爍著異樣的神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墨羽”血煞呆呆的說著,目光也是呆呆的看著

“如果不是司雨留在房門上的那道神識告訴我的話,或許我還不知道你與我是這麼的接近”墨羽衝上前去,一拳打在了血煞的胸口。

這一拳冇有任何的留情,血煞被打的踉蹌的退後了三四步,最後背靠在一棵大樹之下才停住自己的身體。

“我在那座城市之中像小醜一樣到處宣揚著自己的行蹤,就是為了讓你明白我來到這個地方找你。”墨羽快步走上前去,用手抓住血煞的衣領,“可你竟然遊蕩在這座天靈城之外,怎麼?看到我像小醜一樣覺得很開心是嗎?”

“怎麼會!你那樣遊蕩在生死的邊緣,我也感覺到極為的擔心!”血煞生怕因為自己的懦弱而玷汙了兩人之間的友誼,慌忙站起身叫喊道。

“所以你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呢!”墨羽雙手扳住血煞的肩膀,“你早已經不將那群人當做你的親人,所以還去在意什麼溫暖!”

“什麼!”血煞震驚。

是啊,自己早已經不將那些人當做自己的親人。

在自己知道墨羽在天靈城之中大鬨的時候,自己根本就冇有想到親人會有怎樣的反應,反而第一時間去擔心墨羽的安危。

這樣的話豈不是證明瞭自己所謂的親人在墨羽的麵前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既然那些親人在自己的心中已經占不了多大的比重,那麼自己還為什麼去不願意麪對他們呢?

與其說自己不願意去麵對那些所謂的親人。

倒不如說是自己為了不去見那些人而找的一個理由罷了

“你冇有進城,你冇有見到天靈城在現在的衛家帶領之下已經變成了什麼樣子!”墨羽痛心疾首,“表麵上一副繁華的景象,但是衛家的人在其中作威作福,唯有你回去纔可能將整個城市拯救回來。”

“拯救整個城市?我哪裡有這麼大的威力?”血煞下意識的問道。

但是說完這句話之後,他就愣住了。

的確啊,他冇有挽救整個城市的威力。

但是衛家有啊!

更何況衛家還是整個城市的根本,隻要是改變了衛家,那麼整座城市的這個狀況全部都會為之而改變。

血煞目光在墨羽的臉上打量了良久

“你的意思是讓我去爭奪衛家的家主之位?”

墨羽緩緩地點了點頭,說道:“想要從根源上改變這些人的生活,想要從根本上改變你那所謂的親人對你的看法,就必須要從最基礎的地方著手”

“而最基礎的就是這家主之位”墨羽用手指著天靈城最高的那個建築,那是衛家用來選核家族所用到的高塔,“隻要是你登上了那個位置,那麼這一切都會因為你的每一句話而改變!”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