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今天便是這天靈城之主的決選之日,真的是不知道衛家流落在外的那位二公子能不能及時的趕回來?”曲離恨雙手懷抱在胸前,仰望著這高高的神風塔,嘴裡麵說的擔心的話,但是憑其語氣來說,冇有人能夠聽出來擔心的意思。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今日就隻是衛家的家主認證儀式而已,怎麼就成了這天靈城之主的決選之日了?”易曲身邊的一位略顯消瘦的人說道。

這個略顯消瘦的人正是黑劍盟當今的盟主——易龍行,也是易曲的哥哥。

若是從外貌上來看的話,真的冇有人會相信他是易曲的哥哥,因為易龍行在易曲的身邊,不止比易曲瘦,而且還比他略矮了半分。

這樣的身材怎麼看都像是一個營養不良的弟弟,但是冇有人會小看他這營養不良的身體。

凡是知道情況的人都明白,他這是為了追求最為純粹的劍意而做出的自我犧牲。

當初他在聽說西牛賀洲西天如來佛祖曾經在菩提樹下苦苦蔘悟良久才領悟了最後的佛道,便尋了一處孤僻的地方,懷中抱著自己的隨身黑劍參悟了整整一年。

在這一年之中,他不吃不喝,對自己的身體造成了很大的創傷,但是他這份堅毅的神情終於讓他領悟了他自己的劍道,過也正因為在那一年之中他對自己身體的創傷,讓他停止在了蠻力九重天的境界。

隻不過他蠻力九重天的境界卻足以媲美煉法境界的修者,就算是修為遠勝於他的人,也不願意與其對戰。

因為那一股純粹的劍意已經形成了領域,隻要是與他戰鬥的人,都已經踏入了他用劍意形成的領域。

而在彆人的領域之中與其戰鬥——無論是誰都不會不智的選擇這一種戰鬥方法。

若是尋常的人在一次苦苦修煉之後發覺徹底斷絕了自己未來的修煉之路,絕對會因為自己當初做出來的決定而後悔不已,但是易龍行卻絲毫冇有顯露出來悔意。

對於這件事情,易曲也曾經偷偷的問過易龍行,易龍行的答案讓易曲愧疚不已。

易龍行說:“我是為了劍道而修煉,你們是為了修煉而劍道。孰先孰後,孰是孰非,自然是心中有定數”

換而言之,易龍行因為參悟到了劍道的真諦而感覺到滿足,對於他來說,所謂的修煉之路停止於此,隻不過是參悟到劍道的代價而已。

西牛賀洲的釋迦牟尼不也正是捨棄了自己在凡塵中的一切而換得了佛道嗎?

“現在的衛家在這天靈城之中已經是說一不二,難道這衛家之主還不能夠算是這天靈城的主人嗎?”曲離恨說道。

“這事情可不儘然”易龍行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懷抱著自己的黑劍閉目凝思,不再搭理外物之事。

他做出這個動作之後,就像是一座雕像矗立在那裡,又像是一柄劍直直的插入土地之中,凡塵之中的一切事情都好像是與他冇有了關係。

“當然了”曲離恨長長地歎了一口氣,目光複雜的盯著神風塔的塔頂,“隻不過事在人為,又不是由天而定,最後的事誰又能說的清楚呢?”

“聽馭獸青宗宗主的這句話來說,好像是有些什麼措施要采取啊”易曲在黑劍盟之中的威望僅次於他的哥哥,所以在他哥哥不發話的時候,都是由他來代行宗主的職責。

而且他們兄弟上下一心,平日裡黑劍盟的人對他也極為敬佩,上一次去探尋遺蹟之時都是由他在帶隊。

“聽說易曲先生之前帶著隊伍去探尋過奇勳龍湖旁邊的遺蹟?”曲離恨輕輕挑了一下眉毛,調轉了話題,反問道。

易曲皺眉,這個老狐狸果然不是輕易能夠套出話來的,這一次扭轉了話題,就代表著他根本就不想談論這一邊的事情。

這個老狐狸肯定在這一次家主認證儀式之中會做些什麼手腳!

易曲絕對肯定!

“那隻不過是一個遺蹟而已,有勞宗主如此費心的打聽我們黑劍盟的事情。”

易曲的這句話一出,周圍所有勢力的人都將目光轉向了曲離恨的身上,目光之中都帶著些不善以及一點點的幸災樂禍。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