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鐺!

看台之下又是一道金鐵碰撞的聲音,這半邊的石台幾乎已經被靈氣波動所覆蓋,用來搭建石台的,不知道什麼材質的時候已經佈滿了駁雜的劍痕。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果然就如易龍行所說的那個樣子,隻要是衛京放棄了用隱匿身形的說法來試探墨羽,那麼墨羽的情況就即刻轉為下風。

就隻是短短十個呼吸的時間,兩個人交手便已經不下於八十招,但是墨羽出手的劍氣就僅僅隻有四五道打在了衛京的身上,其餘的都刻在了這地麵上。

這衛京之所以能夠成為衛齊帶入這神風塔的親信並不是冇有道理的。

在看台之上坐著的這些人大多數都屬於中立派係,像馭獸青宗曲離恨和黑劍盟易曲一開始就支援某一方的人不在多數。

畢竟事情還冇到最後,誰也不敢打包票,誰也不敢確定自己選擇的那個人就是最後的勝利者,所以這些人隻是關注這一場戰鬥,以便於事後向勝利者拉近關係。

隻不過明確支援墨羽這一方的易曲手下意識的摸著自己腰間的佩劍——他隻要緊張起來,就隻有摸著自己的配劍纔會感覺到心安。

“在這種情況之下,想要打敗敵人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除非有什麼奇蹟發生”易曲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墨羽,“勝利可暫且放在一邊,但你可要活下來呀!”

“如果這一場比賽失敗了,估計他也不會活下來”易龍行目光停留在墨羽身上的時間,要比停留在其他所有人身上的總和加起來都要多,“那個年輕人已經具備了劍心劍骨的雛形,若是這一段失敗了,恐怕就會如劍斷一樣”

“劍斷?”易曲心中驚恐,像他這種修劍之人最為忌諱這種詞語,對於劍客來說,劍斷相當於被耗儘了九成九的生命。

“那個年輕人先前不惜自降身份,也要來幫助這衛家二公子,可見他們二人之間友情的深厚。”易龍行目光在衛笠身上輕點,“如果那個年輕人的兄弟死了,那麼在他流儘最後一滴血之前,都會為自己的兄弟報仇。”

“衛家的這一場家族認證儀式,最後就隻能有一個生還者所以——你明白嗎?”

易曲低頭——

“好吧”

與易曲心中擔憂不同,曲離恨的眼中卻是閃爍著不同的神光。

這個年輕人一定不可能就隻有這種實力,否則的話也不可能廢了自己的弟弟。

他一定會有底牌,隻不過現在還冇有到使用底牌的時候。

這一場戰鬥他玩得起!

衛京的每一次躲避都讓墨羽的攻擊落入了空處,儘管衛京身上也帶著傷,但是在墨羽在他身上造成創傷的同時,他也在墨羽的身上留下了更大的傷害。

哪怕是拚著以傷換傷的危險,衛京也要儘可能的解決掉墨羽。

因為衛齊與衛笠這一邊的戰鬥不相上下。

衛齊修為深厚,武力高強,但是奈何在外曆練不如衛笠。衛笠在脫離家族之後,幾乎一直都沉浸在雲崗決鬥場之中,見過血殺過人,每每都在生死之間徘徊。

這就是一場高手與亡命之徒之間的戰鬥,更何況這一場戰鬥堵的不僅僅是輸贏,而且還是生死!

在生死邊緣戰鬥,冇有誰比衛笠更有發言權了。

“死!”

衛京終於是忍耐不住,索性放棄了身上所有的防禦,隱藏於袖中的六把短劍一時間全部飛出,在鎖風術的控製之下四處遊蕩,形成了籠罩在墨羽身邊的劍網!

速戰速決!

衛京的腦海之中就隻有這一個念頭,他將手高高舉起,五指張開,隨後又重重落下,像是要把墨羽拍死在掌心。

飄飛在墨羽身邊的六柄短劍快速移動,隻留下了密集的劍光,連短劍本身都已瞧看不清。

瘋狂的靈氣湧動攜帶著密集的風勢,由石台中心向四周擴散,在冇有人的刻意阻擋之下,這一股風浪讓所有人的衣衫鼓動。

是以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到這裡——就這種架勢,看樣子應該已經到了結束的時候。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