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就連看台上的那些練法境界的大佬也是屏住了呼吸。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剛剛看到了什麼?

衛京竟然是一招就被擊敗?

那些練法級彆的大佬在見到衛京的時候也要感歎後生可畏,因為衛京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可以讓他們感覺到心寒,但是讓他們心驚膽戰的衛京卻是被麵前的墨羽一招製敵

這又是怎麼算?

伴隨著衛京落地的聲音,周圍被驚呆了的人群也是徹底的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

“我冇看錯吧衛京隻被一招就被打敗了?”

“那把大鐮刀也被砍斷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來不是衛京的實力有所下滑,而是二公子的隨從太強了”

周圍人議論紛紛,聲音不加絲毫的掩飾,一字一句的全部傳進了衛京的耳朵。

正在憋屈之中的衛京感覺到心口一悶,喉頭一甜,鮮紅的血液從嘴裡麵噴射而出,如燦爛的血花綻放在地麵上。

實在是太憋屈了啊!

若是我能夠放開實力,憑藉著我蠻力九重天的實力,這個墨羽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可是可是

可是不能使用啊!

“衛京!”衛齊在衛笠的全力一擊之後,身形倒退,腳步在地麵上搽出兩道長長的痕跡,氣喘籲籲,道:“不惜一切代價,殺了那個人!”

“你先保護好你自己吧!”衛笠騰空一躍,一個飛踢踢在了衛齊的胸口上,衛齊再一次的後退出一大段的距離。

衛笠甩了甩手,目光睥睨的看著衛齊,道:“這些時間的安逸已經讓你忘記了什麼纔是生死戰鬥,而我在這一段時間裡麵幾乎都是與死亡度過,儘管你的修為比我高,但是你的實力在我眼中不值一提!”

“是嗎?”衛齊穩住自己,用手背狠狠的搽去了嘴角的血跡,目光狠厲,道:“但是現在呢?你雖然能夠壓製住我,但是你也無法脫身,隻要是你那個所謂的兄弟一死,那麼這個情形瞬間就會轉變!”

“我對你這句話深信不疑”衛笠對衛齊說的這句話冇有絲毫的擔心,道:“但是你卻是太小看那個傢夥了。”

衛笠將目光投向墨羽,淡淡的說道:“那個傢夥,可是一個能創造奇蹟的傢夥啊——”

“創造奇蹟的傢夥?”衛齊卻對他的這句話不認可,“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能夠創造奇蹟的傢夥,就算是有,那麼這個傢夥的本身也就是一個奇蹟!”

“冇錯,這個傢夥本身就是一個奇蹟!”衛笠大聲的說著絲毫冇有掩飾自己的聲音,他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神風塔的內部,就連看台上最遠處的那一些冇有任何身份地位的人也聽得清清楚楚。

“你說那個傢夥本身就是一個奇蹟?”衛齊皺起了眉頭,心裡麵感覺自己好像把這件事情想的太簡單了些,道:“你對那個傢夥竟然有這麼強大的自信心?”

“他這個人很難不讓彆人相信他”衛笠上前兩步,又是一拳向著衛齊的胸口轟擊而去,同時大聲說道:“尤其是這件事情還關係著他本身的生命!”

不遠處的墨羽卻是以手扶額,無奈的說道:“你這個傢夥怎麼說的,我那麼想要的自私自利的人呢?我之所以如此努力,還不都是因為你是我的兄弟!”

衛京麵無表情的扔掉了手中鐮刀的下半部分,一隻手向後背脊柱處伸去,竟是拔出來一根長長的鐵索。

這一根鐵索並不像是鐵繩一般圓潤,伴隨著不斷的舞動,閃爍著點點的光輝——這鐵鎖更像是一把細極了的長劍,呈扁平狀,兩邊開刃卻是極細極長。

“你這個傢夥身上到底藏著多少兵器?”墨羽眉頭緊緊皺起。

如果說有一種兵器是墨羽最討厭的,那麼肯定是索類兵器,無論是流星錘或者是長鞭這種柔軟的索類兵器,都是墨羽最不願意麪對的兵器。

這種兵器操控起來難,對付起來更難,這也是為什麼墨羽在與曲離怨對戰的時候,最後選擇避開他的兵器。

像這種繩子狀的東西最難纏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