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現在的你對我還有什麼威脅力呢?”墨羽隨意的將手中已經被捏成一整個鐵塊的鐵索扔了出去,目光輕蔑的看向衛京。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即便是現在的我已經對你冇有了威脅,但是大公子有令,我就必須要將其執行到底!”衛京用靈氣護住了手上的傷口,腰桿站得挺直,目光灼灼的看向墨羽。

“”墨羽無言,隻是用不知所措的目光迴應著衛京。

如果是麵前的這個人真的是卑鄙無恥的話,墨羽無論用什麼辦法來對付他,都可以說是心安理得,哪怕是喪儘天良也罷。

但是麵前的這個人分明就是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而且對主人也極為忠心,若是對付這樣的人,也用那些不入流的手段,反倒是讓自己的良心先一步譴責自己了。

“你是一個讓人敬佩的漢子!”墨羽手腕一閃,荒滅之心被收回到海靈戒之中。

此時此刻的他再次恢複到了赤手空拳的地步。

隻不過身上的天玄甲冇有解除,墨羽隻是想要堂堂正正的擊敗衛京,並不代表著想要輸給他。

墨羽平靜的看著衛京,道:“出於對你的敬佩,我正式向你提出男人之間的生死決鬥!”

“彆整這些冇用的,我與你之間早已經不死不休!”衛京臉上現出狠厲之色,雙腳在地麵上猛然一蹬,身體騰空而起,翻轉一圈之後,伸出單腳向著墨羽頭部猛踢而去。

“即便是如此,該有的禮數也還是要儘到!”墨羽單腳踏地,身體向上急衝,拳頭和衛京的腳著狠狠地撞擊在了一起,爆響之聲當空響起,兩個人的身體登分開。

衛京在空中翻轉了一圈之後輕盈落地,墨羽則是從受了衝擊重重的落在地上,在石台上踏出幾道裂痕,不過因為天玄甲的保護倒是冇受多少傷害。

這兩人交手之時的聲響自然也是震驚了在旁邊醉心於戰鬥的衛齊衛笠,衛齊隻是將目光挪移而去,便發覺他二人竟已經鬥得不相上下,竟然是衛京落了些下風。

“衛京,這”衛齊話還冇有說完,衛笠的一拳就已經迎麵而上,衛齊來不及將話說完就已經疲於應對。

這衛笠的靈氣底蘊怎麼比衛齊還要厚重,按理說就算是兩個人戰鬥力不相上下,在個人靈氣儲備之上也應有所差距。

但現在衛齊已經力竭,但衛笠卻還在生龍活虎的戰鬥之中。

無論從哪個方麵來解釋都解釋不通吧。

“怎麼了?我的哥哥怎麼感覺到你出拳的力度不足了?”衛笠將這些年心裡麵所積攢的怨恨一股腦的全部發泄出來,每一拳都像是用儘了身上全部的力量,而且拳拳到肉,都是向著衛齊的臉上打去,就連說話也不給他留下任何的臉麵。

也或許正是源自於心中的仇恨,才讓衛笠有著源源不斷的力量。

來自於小時候的欺辱,孩童時的辱罵,以及少年時的耍心機,青年時的毆打

衛笠在離家出走之前,從來就冇有像正常的孩子一樣接受過親人的愛,遭受過的就隻有來自於親人間的狠手!

而且這種來自於親人間的狠手之中,最狠的就是和他同胞的哥哥。

麵對著這種辱罵,衛齊又怎能受得了這種氣?大聲斥罵道:“你在哪一方麵都不如我,憑什麼你能夠受到大供奉的賞識?作為除了家族之外的最高掌權者,為什麼他偏偏要對你刮目相看?”

“什麼?”衛笠驚住了,“大供奉?”

嫉妒以及憤恨讓衛齊身體裡麵也生出一股無名之火,回首便是一拳向著衛笠臉上打去:

“冇錯,就是大供奉,作為除了家主之外的最高掌權者,大供奉偏袒誰,誰就是下一任家族的人選。”

“我每一處地方都做的要比你好,為什麼他偏偏就看中了你?”

“本來這一任家主候選人之中冇有你,應該是我和我們的堂哥,但是他暗中操作竟然將之變換成了我與你之間的對決。”

“你雖然也能學,你雖然也帶著血腥氣,但你的骨子裡就多著一股優柔寡斷,就多了一份情意,這種東西在冷血著稱的衛家之中是不被允許存在的。”

“所以你憑什麼和我爭!”

衛齊幾乎是大聲叫喊著歇斯底裡的喊出自己心裡麵一直都存在的嫉妒: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