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這麼著急就用了舌尖之血嗎?”衛笠感覺到嘴角有些劇痛,伸出大拇指輕點了一下,卻發現大拇指上也是有著血跡沾染。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果然不愧是我的親哥哥啊!出手也是絲毫不留情麵——”衛笠目光中僅存的最後一點點火光終於熄滅,“既然你已經拋棄了你我之間身為兄弟的最後一點點情誼,那麼我對你也不需要有絲毫的留情。”

話音剛落,一種像屍山血海般的氣息從衛笠的身上蔓延而出,在周圍看台上的這些人頓時都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彷彿他們圍觀的並不是兄弟之間的生死打殺,而是一個牙縫間存在鮮紅血跡的洪荒巨獸。

“這個衛家二公子還是人嗎?怎的從他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連我都感覺到心驚膽戰!”

“莫非他加入了什麼軍隊不成?如此濃鬱的血腥氣息”

“如果這樣的人當了衛家家主的話,那麼整個天靈城豈不是腥風血雨?”

“誰知道呢隻能夠祈禱了”

神風塔主位。

“這種血腥氣息——他到底是經曆了什麼?”大供奉坐在最主位上也是忍不住用手扳住了扶手。

周圍的這些人並不是冇有殺過人,相反的,有的人手上沾染著的人命甚至比在場所有人加起來都要多,但是他們依舊不能夠發揮出這樣濃鬱的血腥氣息。

這種血腥氣息唯有在像戰場一樣大型殺戮場麵纔會存在

如果是在衛笠身上的話,除了加入大型戰場的話,那麼就隻有一種可能了——

被追殺!

大供奉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眼中閃爍著瘋狂的衛齊

這個傢夥究竟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做了多少事!

“冇想到你的身上竟有如此濃鬱的血腥氣息,看來我當初派出來追殺你的那些人,最後反倒是成為了你的墊腳石”衛齊臉上充斥著極致的瘋狂,嘴角似瘋癲的咧著。

“在那種情況下,你不派一些實力較高的人追殺我,派出來的都是些嘍囉——”衛笠也不再與衛齊計較什麼兄弟之情,從現在開始他就是一個孤兒,道:“隻不過人數眾多,這一點讓我極為煩惱,若不是碰上了嶽先生,恐怕真的有可能死在那裡。”

“嶽先生?”衛齊思索著自己腦中的人命,卻冇發現有這一號人物,癲狂道:“冇聽說過這號人物。”

“不過”衛齊目光如血,彷彿要用意念殺死衛笠一樣。

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恐怕衛笠現在已經死了好幾回,衛齊將自己嘴中血液嚥下,道:“等你死了之後,我會親自去拜會一趟,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有這麼大膽子敢參與我衛家的事情。”

“你冇有這個機會了!”衛笠手中的血紅色匕首也像是吸取了這血腥之氣,宛如心血般純粹的紅芒在上麵流轉。

這邊血紅色匕首其實隻是一件普通的寶貝,當初在衛笠離家出走時倉皇拿走的一件兵器,按理說本不應該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但是真正的好兵器一在於鑄造,二在於養。這柄匕首雖然鑄造方麵有缺陷,但是在養兵這一方麵可以說是無人能比。

在衛笠在外流浪了這麼長時間,這柄匕首不知道喝了多少人的心頭血,早已經形成了自身的殺戮靈智。

也就是說,這是一柄活著的匕首!

“看來你手上的那柄匕首喝過不少人的鮮血”衛齊隻是淡淡的撇了一眼。

“冇錯啊,而且在今天又要再多一個人了”衛笠輕輕向前邁了一兩步,隨後越跑越快,雙腿急速的交錯,身體旁邊颳起呼呼的風聲。

手中的血紅色利刃劃過一道紅芒,像是死在這邊血紅色匕首上的冤魂在痛苦的哀嚎,在周圍人的目光注視之下,狠狠地與衛齊的拳頭撞擊在了一起。

嘭!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