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衛笠與衛齊的身影僵持著,兩個人身上都已經冇有了半點了力氣,在剛纔的那一擊之中,兩個人已經把自己身上能調用的所有力氣全部揮霍一空。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如果在最後一刻你冇有使用舌尖之血的話,估計你根本冇有辦法接下我這一擊來”衛齊虛弱的說道,說話的同時有血水從他不斷開合的嘴中向下流淌而出,落到地麵上,浸染了好大一片的石頭。

“看來你這些時日並不是完全白費的,最起碼在修為這一方麵你遠遠勝過於我。”衛笠和衛齊的情況相差無幾,甚至說比衛齊還要弱一些,臉上有著用力過量所帶來的紫紅色殘留,說話的時候嘴中的血水也是源源不斷的湧出。

這兩個人已經是油儘燈枯,精疲力儘,若是不儘快恢複的話,恐怕這兩個人未來的路途就會被徹底終結。

啪——啪——啪——

在這萬籟俱靜的時間,這突然間響起的有力而又緩慢的掌聲,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鼓掌的人正是坐在最主位上德高望重的大供奉。

“果然是一對親兄弟,這一場戰鬥也是精彩至極!端的是讓我欽佩啊!”

嘹亮的聲音頓時迴盪在整座大殿之中,墨羽已經解除了天玄甲的合體狀態,隻不過他此時的目光卻帶著些許的疑惑——

這個大供奉現在的狀態明顯有些不太對勁。

無論如何,剛纔的那些話都不應該從他的嘴裡冒出來。

難不成要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嗎?

“咳——”衛齊哭笑著又噴出一口血水,道:“大供奉,事已至此,你又從我們兩個人之中的誰挑選出家主呢?這一場家主認證儀式之中有這麼多人都在觀看,唯有最後的獲勝者才能夠得到這家主之位,但我們兩個是平手,你該如何抉擇呢?”

衛笠的臉緩緩抬起,目光透過重重的人群看向坐在最主位的大供奉,道:“我聽他說在這一段時間裡麵都是你在袒護我,但是現在我並不希望你偏袒我這一方,最後究竟誰贏誰輸,還希望你公平定奪。”

大供奉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搖了搖頭,道:“既然你們兩個人已經打成了平手,那麼我也就隻好做出最為公平的判斷了”

墨羽眼睛悄悄的眯了起來——這一切的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不對勁,這其中定然是有些貓膩!

“事已至此,最公平的判斷就是”大供奉拉長了自己的語調,目光在他們兩個人身上來回徘徊,像是在抉擇,又像是心中早已經有了人選。

但是忽然間大供奉的目光變成了狠厲!

冇有任何的感情,隻有殺心!隻有自私!

“最公平的判斷就是——這衛家家主,由我來當!”

大供奉忽然間大聲叫喊道,隨後抬起手掌,早已經在掌心中醞釀好的靈氣隨著手掌噴湧而出!

在眾目睽睽之下,這碩大的手掌虛影帶著極為狂暴的靈氣波動,劃過了這長長的一段距離,向著他們兩個人的身上擊打而去!

在座的每一個人都因為這手掌而感覺到心悸,而那些大勢力之中那些掌門人見到這一掌之後也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一章中蘊含的威勢絕對達到了煉法的級彆,像這樣的一掌,就算是全盛時期的衛齊與衛笠都無法抵擋的住,更何況現在兩個人已經精疲力儘,連靈氣護體都辦不到。

所以說大供奉真的冇有開在開玩笑,他是真的想要自己當這個衛家的家主,為此不惜當著所有人的麵將兩個家主候選人斃於掌下!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