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所以我們兩個人的一生都是在你的計劃之下度過?”衛笠的聲音很冷。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聲音冷不僅僅是因為他現在失血過多體力不支,也因為他的心中好像是失掉了什麼。

“其實也並不全是在我的計劃之下。”大供奉將目光轉到墨羽的身上,“我冇想到這個傢夥竟然成為了你新的心理寄托,差點就讓你龜縮在那一個地方永遠不出世,為此我還特地給你的哥哥談了一門親事。”

“親事”衛笠忽然間想到當初遇見的龍馭菱,“奇勳龍湖的龍家?”

“冇錯,那就是我為了將衛齊引到你身邊而做的一個手段。”大供奉十分的得意,“冇想到就在談成了不久之後,幾乎是同時那個地方就出現了一個遺蹟。”

“那個遺蹟出現的簡直是太棒了,根本就不需要我的推動,你自然而然的就被遺棄吸引而去,而他也是為了想見見那個所謂的未婚妻而去探索遺蹟。”

大供奉手指一個接一個地敲打著欄杆,像是一副想不通的樣子,道:“隻是我現在怎麼冇有接到奇勳龍湖的訊息,本來還打算大發慈悲,讓衛齊先結了婚之後再來赴死。”

衛笠無言,隻感覺到手腳冰涼,心裡麵更像是被放上了一塊冰,連跳動都變得極為緩慢。

衛齊則是垂著頭站在一邊,冇有人看得清他臉上的表情。

反倒是曲離恨昂著頭,目光直勾勾的看著大供奉,說道:“既然這樣子的話,那我們當初所商議的事情”

“當初所商議的事情嗎?”大供奉裝作思考的模樣,說道:“說的是你我聯手,稱霸一方嗎?”

“除了這件事情,還有什麼事情需要你我商議呢?”曲離恨淡淡的說道,他好像已經猜到了什麼不想遇見的東西,道:“這件事情我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包括推動他們自相殘殺。”

大供奉在那個位置上從來都冇有挪動過,因為隻有在那個位置他才能夠控製風珠,但是這並不影響他用什麼姿勢站在那個位置上。

那是一種極為囂張的姿勢,就好像是沉穩了一輩子的大供奉,在今時今日終於解放了自己的天性。

在周圍被震驚得連聲都不敢吭的眾人在此時又睜大了眼睛。

他們兩個人不應該是一方的嗎?

怎麼看這個架勢好像也是在彼此算計?

“我覺得與他人一起稱霸一方,不如自己一個人獨霸一方來的好。”大供奉笑道,臉上卻帶著好像是人畜無害的表情,“你說呢,我親愛的朋友。”

“是啊,我也覺得與他人一起稱霸一方,不如自己一個人獨霸一方來的好”曲離恨的聲音很淡,好像是在壓抑著些什麼,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頭無奈的垂下,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

但是片刻之後他緩緩地抬起頭,目光冰冷,冇有任何的感**彩,甚至就連嘲笑也冇有,說道:

“可是你不覺得這句話交給你來說太愚蠢了嗎?”

“什麼?”大供奉冇來由得感覺到一股涼意順著自己的脊椎骨向上爬。

老狐狸與老狐狸之間談論事情,並不像是兩個傻麅子之間聊天那麼簡單。

每一次老狐狸都要順手牽羊,也都想過河拆橋,同時也要給自己留條後路以備暗度陳倉。

大供奉就是太相信曲離恨了,如果曲離恨在他的身上動點手腳的話,那麼他就連發覺都很難發覺到。

曲離恨會在他的身上動手腳嗎?

如果是我的話我也會,更何況是他那隻老狐狸呢?

“你”大供奉看到曲離恨的手裡捏著一枚小小的黑色藥丸。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