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在這個世界上,最精彩的戰鬥並冇有什麼花裡胡哨的招式,也冇有什麼美豔絕倫的技能釋放。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真正的喚起人內心**的,還是利刃劈砍在**上的血腥。

幽魔虎的內丹被曲離恨吃下去之後,曲離恨的身體很明顯的出現了變化,而且因為幽魔虎的實力已經進入到了練法境界,所以這身體上的變化比之戚秀鈺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曲離恨身上的汗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在短短的時間裡麵就已經像是一個猿猴一般,而且這毛髮還逐漸出現了明暗交錯的條紋——

那並不能算是明暗交錯的條紋,隻不過有的花紋是暗的,有的更暗而已。

墨羽一眼就認了出來——那是幽魔虎身上的條紋。

而在曲離恨身上的變化出現的時候,他身上的氣息也在不斷地攀升,原本就隻得練法二重天的他現在竟然是已經進步到了練法七重天的境界!

“果然是難對付的緊啊——”墨羽握緊了手中的劍。

現在的曲離恨已經不再是自己剛纔一隻手就可以隨便對付的傢夥了,現在的他在動用了自身的秘法之後也是擁有了和自己差不多的實力。

不過那又怎麼樣呢?

幾乎就在曲離恨身體完成變化的那一瞬間,墨羽的劍已經接近了曲離恨的喉嚨,鋒銳的劍刃直逼曲離恨頸邊的大動脈,就連已經吞噬了幽魔虎的曲離恨對於這種氣息也是頗為忌憚,手中幽魔虎的脊椎骨一甩便向著墨羽的身上鞭撻而去。

“我說過,我最討厭這種鞭形的兵器!”墨羽痛罵一聲,但是他現在的精血根本就不足以支援以傷換傷的打法,當下可惜的咬了咬牙,身形一轉,變脫離了幽魔虎脊椎骨的攻擊範圍。

鞭形武器最難的便是應對,越是長且軟的兵器就越難以操控。

在曲離恨的驅使之下,幽魔虎的脊椎骨狠狠的鞭撻在了曲離恨自己的身上——這也是為什麼墨羽需要躲開的原因。

啪!

一聲厲響,曲離恨的衣服應聲而裂,露出裡麵可以比擬幽魔虎的壯碩身軀。

“這點小心機你以為可以傷得了我嗎?”曲離恨笑著說道,從嘴裡麵無意識流出的口水沾濕了裂開的衣服。

繼而曲離恨大吼一聲,恍若是真正的猛虎般的聲音從他的嘴裡麵發出來,一浪接一浪,也是與此同時,從曲離恨的身上像是爆炸一樣,百丈高的靈氣波動沖天而起,像是要掀起來這神風塔的塔頂。

靈氣成旋,從中隱隱約約可以看出來像是一條幽魔虎形成的黯淡身影。

“將自己身體裡麵所有關於幽魔虎的力量全部凝聚於一擊,這是打算一擊定勝負麼?”墨羽感覺到從麵前傳遞而來的波動,心裡麵也是一沉。

現階段無論是什麼都是在耗費墨羽身上的精血,就連受傷也是一樣,所以墨羽不甘去真正的硬拚,隻是一直都在周旋。

但是現在的曲離恨已經打算將一切都畢功於一役,這一擊已經不是墨羽可以躲開的了,那上麵凝聚著的氣勢已經鎖定了墨羽。

隻要是這一擊發出,那就是必定命中!

“我知道你身上的這一副鎧甲有著玄奧,但是古往今來冇有人能夠不勞而獲得到巨大的實力,我且看看你在我這一擊之下能不能像之前那個樣子應對自如!”曲離恨瘋狂地大叫道。

現在的他已經喪失了所有的理智,就算是曲離恨本性是想要冷靜下來,但是被殺得幽魔虎的血腥氣以及被殺前的怨恨已經讓曲離恨變得徹底的瘋狂!

“應對自如還做不到,但是若是說打敗你的話,還不是什麼困難的問題!”墨羽再三躊躇之後終於是下定了決心,手中的荒滅之心橫置在胸前,讓胸口上星源石的光芒照耀著荒滅之心。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