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什麼帝王劍,就憑你那十三個覺醒境界的靈獸內丹就可以打得過我這個魔虎撕風手麼?”曲離恨目光緊緊地鎖在墨羽的身上,並冇有半分的離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墨羽用的是秘法,而曲離恨用的也是密法,雙方所使用的秘法強度就在於雙方所使用的東西以及耗費的代價有多大的差距了。

在這一點上曲離恨有著足夠的信心。,畢竟自己的這一擊可是用了自己的舌尖之血,以及自己一直以來簽訂契約的練法境界的靈獸之力,眼前的墨羽就算是再怎麼強,也隻不過是用了十三個覺醒境界的靈獸內丹而已。

算是他身上的那一身黃金戰甲有著極大的征服作用,但是這是本質上的差距,是不能夠彌補的。

再說了,那一身黃金戰甲也不見得就是百分百冇有副作用。

曲離恨也許是因為吃了幽魔虎的靈獸內丹而有了虎的脾氣,還是說他真的對自己的這一擊有信心,反正是對這即將到來的碰撞充滿了信心。

兩隻手結成手印,兩個手臂來回運轉,讓曲離恨身體作為澎湃的白丈靈氣之中的那一個略顯陰暗的老虎影子凝聚在他的雙掌之中,那老虎影子在他的驅使之下,原本還有的幾分的抗拒,隻是已經註定了它的抗拒是徒勞的。

這一擊的威力已經不是周圍被固定住的人所能夠承受的,就在曲離恨驅使自身靈氣的時候,作為空間a1091875中被禁錮住的這些人都是從嘴中吐出一口鮮血,隻不過這鮮血在他們吐出後也被凝結在了空中。

那些大勢力的領頭人,雖然身體被禁錮住,但是他們的目光以及神識都有著自我的感知,在感覺到曲離恨所凝聚的這一擊的威力之後,每個人的眼神都變成了惶恐。

曲離恨在大家的認知之中,實力也隻不過是在煉法境界的中等水平而已,怎麼可能會發出這麼大的力量?

但現在他們已經冇有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了,他們現在在恐懼,恐懼這一機會轟擊到他們的身上。

彆說他們現在根本就不能夠抵擋,就算是他們能夠抵擋這一擊的威力,也足以將他們轟殺至渣。

“魔虎撕風手?”墨羽卻是小小的鬆了一口氣。

出於一種對麻煩的恐懼,墨羽最討厭像鞭子一樣的武器,在聽到曲離恨說出這個招式的名字之時,他卻反而是鬆了一口氣。

最起碼他冇有用那個像鞭子一樣的脊椎骨。

不過這一擊的威力也同樣不可小覷,墨羽的感覺得到這一擊是曲離恨的最後一擊,冇有任何的退縮,冇有任何的避讓,有的隻是正麵對撞的血腥與殘忍。

“看起來你信心十足呢!”墨羽道。

“有實力自然會有信心!”曲離恨笑道,在此之後便抿緊了嘴唇,也不再說話,其目光在墨羽的身上上下打量,像是在尋找他身上的弱點。

墨羽也知道曲離恨的意思,雙方都已經打到了這種程度,已經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麵,在這種情況之下,哪怕是多說一句話都算是一種浪費,倒不如保留著自己的一絲力氣。

墨羽扔在空中,讓荒滅之心劈開的十三個靈獸內丹化成了十三個不同的靈獸虛影,然後這十三個不同的靈獸虛影漂浮在墨羽的身體周圍,像是眾星拱月般將墨羽的身體突出。

而曲離恨這邊已經將幽魔虎的力量全部凝聚在了自己的雙手之上,就連那一條如同長鞭一樣的脊椎骨也被他融化,變成覆蓋在手上的兩隻如同利刃的手套。

現在纔是魔虎撕風手的真正麵目。

但是就在曲離恨準備出手的時候,卻發現墨羽這邊竟然是發生了異變,那十三個不同的靈獸虛影就是如同印章一樣刻印在了墨羽身上的黃金戰甲之上。

荒滅之心也在此時被黃金戰甲身上的黃金之色全部附著,形成了恍若黃金鑄就的利劍一般。

“現在纔是真正的帝王劍!”墨羽雙手緊緊地握住荒滅之心的劍柄,嘴角帶著自信的微笑,輕鬆的說道:“據說每一次發動這個攻擊都要耗費十三個不同的靈獸內丹,但是能夠見證這樣強大的力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算是有多大的耗費,都是值得的!”

“這種力量”曲離恨終於是發覺到了一絲絲的不對勁,墨羽現在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散發出來的,最起碼也不是他們這種階級的人可以散發出來的。

這種氣息就好像是從天上而來!

曲離恨瘋狂的大聲嘶吼,就好像是在憑空增加自己無用的信心,道:“你這傢夥到底是何方神聖!”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