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頭好痛,好像是撕裂一般的疼痛。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身上好累,就好像是什麼力氣都使不出來的那種累。

墨羽迷濛的睜開眼睛,入目卻卻是木板造就的天花板,還有兩三隻小蟲在上麵爬著,一隻蜘蛛緊緊地隨在小蟲的後邊。

蜘蛛本應該是在牆角處結網,為什麼這一隻蜘蛛從網上下來了呢?

可能是因為這一隻蜘蛛偶然間發現了這美味佳肴,便迫不及待地從網上下來準備逮捕這兩三隻小蟲吧,在這一隻小蜘蛛的眼裡,這兩三隻小蟲就算是團結在一起,也根本就不是它一個蟲的敵手。

但是事實往往事與願違,就在小蜘蛛準備出手將這三隻小蟲一一咬死的時候,卻偶然間發現了這三隻小蟲已經構成了一個三角形,這個蜘蛛已經被這三隻小蟲緊緊地包圍在內部。

這三隻小蟲的尾部像是發射出來了類似於網狀的東西,雖然一隻小蟲的網不足以將這個善於結網的蜘蛛束縛住,但是這三隻小蟲的網卻是讓這個蜘蛛應接不暇,最後被死死地纏繞住,就像是個蠶蛹。

可憐本應該是絕對強者的蜘蛛,卻讓按理說冇有辦法對蜘蛛造成任何傷害的小蟲死死地束縛住,最後淪為了小蟲的美餐。

墨羽見到這種情形,嘴角輕咧,嗤笑了一聲:這不就像是自己的戰鬥嗎?

自己在對手的眼裡往往是那小蟲一樣的生物,看樣子人畜無害,不會對蜘蛛造成任何的威脅,卻在最後關頭做出讓蜘蛛意想不到的事情,最後將蜘蛛收於囊中。

不過這也從側麵證實了輕敵乃是兵家大忌,就連小蟲子都因為輕敵而吃了大虧,更何況是人這種善於思考善於謀略的物種呢?

“你終於是醒了,我還以為你要睡上個三天三夜呢”司雨的聲音不耐煩地從墨羽的身邊響起,“上一次你也是這個樣子,這一次你也是這個樣子,真是想不到你這個人身體裡麵到底有多少精血來供你揮霍。”

“這不是不得已而為之嘛”墨羽用手支住床板想要坐起來,奈何身體裡麵冇有半分的力氣,其背部隻是輕輕地離開床板,便又是重重的摔了回去。

“好啦好啦,你現在精血流失大半,現在就已經是傷了元氣,若是再不好好恢複的話,恐怕你以後的路也就止步於此了。”司雨的聲音由遠及近,墨羽感覺到自己的身邊一陣灰暗,勉強的轉過頭去,卻發現是她端著藥碗坐在了床邊。

“麻煩你了”墨羽現在冇有任何的力氣,說話的聲音也是細若遊絲。

“彆以為我是為了你好,我隻不過是不想讓你死在這裡而已。”司雨生怕墨羽誤會了什麼,慌忙解釋道,“要不是爺爺讓我照顧你,我才懶得這樣子伺候你呢。”

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不過司雨還是用藥匙舀起來藥湯,放在嘴邊吹了吹,喂到墨羽的嘴邊。

這個動作司雨已經做過許多次了,當初第一次相見的時候她就是這樣一直照顧過來的。

“我知道”墨羽有些無力的說道。

“你知道個什麼!”司雨忽然間像吃了炸藥一樣站起身來,手中的藥湯都灑了不少落在床邊,“你什麼都不知道!”

“呃?”墨羽瞪大了眼睛。

這是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又說錯了什麼話嗎?

這個女人怎麼又是這樣,好不容易正經了一些,突然之間又像是吃了炸藥一樣暴躁起來。

“呃什麼呃!”

司雨重重的喝道,旋即又意識到自己這個樣子似乎有些欲蓋彌彰的意思,扭過頭去,不再將臉露在墨羽的麵前,匆忙的將手中的藥碗放在床頭,匆匆的跑了出去。

“這一碗藥你自己喝吧,我不伺候你了!”

墨羽苦笑著看著就在自己眼前的藥碗,刺激的鼻子甚至都能聞到在碗中藥湯的味道,但是奈何現在的自己連半點的力氣都使不出來,根本就冇有辦法將藥送到自己的嘴裡。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