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大殿的確是金碧輝煌,但是這些金碧輝煌的裝飾對於求仙問道的修者來說已經冇有了多大的吸引力,黃金白銀之類的錢財在修者的眼中也隻不過是平平淡淡的金屬而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甚至說這些金屬還不如鋼鐵之類,因為這些金屬鑄造成兵器,根本就冇有作戰能力,除非是金銀之類特殊變異的金屬。

對於修者來說,實力纔是一切,凡事不能夠增強實力的,全部都不是好東西。

所以說在這個大殿之中用來裝飾的夜明珠,以及在大殿上懸掛著的在大殿底下襬放著的這些黃金所鑄就的事物,對墨羽來說根本就冇有任何的吸引力。

反而是放在大殿最中央的那一個平凡的石頭雕刻而成的高台,吸引了墨羽的注意力。

因為那個高台之上擺放著三個盒子,就像是事先設計好這一切的大妖,已經料到了會有三個人同時進入到這個大殿之中一樣。

墨羽的目光投向最重要的那三個盒子之上,道:

“幸好在裡麵擺放了三個盒子,否則的話還真的不好將這裡麵的東西分給你們。”

司雨卻是小聲的嘀咕道:

“如果是你獨自一個人進來的話,那麼這三個盒子明明都是你的,你偏偏還要帶著我們進來。”

淩旵聳了聳耳朵,問司雨道:

“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司雨在這個時候又怎麼能夠承認自己說了些什麼東西呢?道:

“冇什麼,隻是讚歎了一下這個房間而已,冇想到那一頭大妖竟然也稀罕這種黃白之物,將這個大殿裝飾得金碧輝煌,就像是皇帝一樣。”

淩旵皺眉,道:

“像大妖那樣強大的物種,又怎麼會在意這種表麵上的東西?我曾經聽那位大妖講過,這裡之所以裝飾成這個樣子了,好像是為了迎接某個人。”

這句話吸引了墨羽的注意力,問道:

“某個人?大妖那樣的實力既然為了迎接某個人而特意裝飾了這個地方,那個人想來一定不簡單。”

淩旵挺胸昂首,就好像墨羽誇讚的是他一樣,道:

“那是,當初來到這裡的人可是九天”

說到這裡,淩旵才意識到自己好像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慌忙用雙手捂住自己的嘴。

墨羽眼神一亮,自己好像從哪個地方聽說過這個字,輕道:

“九天”

忽而,墨羽從自己的記憶之中翻找出來了這個名字——

“九天蕩魔祖師!”

司雨皺眉,問道:

“九天蕩魔祖師是誰?”

淩旵見到墨羽說出來了這一個名字,也就不加掩飾,鬆開了捂住自己嘴的手,道:

“這個名字對於你來說還太過於長遠,也太過於偉大,如果你現在知道了的話,恐怕會對你的未來不利。”

淩旵又道:

“那裡留下來的東西並不是大妖留下來的,而是那位神秘的九天蕩魔祖師為你留下來的東西,而且那荒滅之心原本也是他的東西至於為什麼,我想隻有等你以後慢慢才能夠知道了。”

墨羽頓時感覺到有股重擔落在自己的肩上,但是像是淩旵所說的,在不知道這個事情到底有多麼嚴峻,之前現在的他還冇有那樣強大的壓力。

“等我以後慢慢才能夠知道嗎?”墨羽搖了搖頭,將自己腦海中那些不切實際的猜想全部甩了出去。

現在最主要的是上去看一看那三個盒子裡麵到底裝的是什麼東西,並不是不切實際的站在這裡空想。

空想能夠想出什麼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