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傳承?

司雨與淩旵忽然間安靜下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傳承這個東西可以其他的東西不一樣。

準確的說,傳承從來就冇有固定的形式。

就像是有的人將文字的傳承了下來,就像是有的人像技術傳承了下來,就像是有的人將物品傳承下來。

從來冇有人可以說傳承到底是一個什麼具體的東西。

但是傳承它的的確確的存在。

有的傳承這是一種東西,而有的傳承是一個人一生的經驗。

而在修仙問道這一領域,傳承就意味著師徒。

就算是冇有師徒之名,也因為這一份傳承而有了師徒之實。

“如此一來,倒是九天蕩魔祖師將你收為了弟子”淩旵好像是有些酸溜溜的,對著墨羽說道,“這一份傳承到底傳承的是什麼?”

墨羽有些痛苦的揉著自己的太陽穴,顯然這一份傳承太過於龐大,讓他一時之間消化不過來,說道:

“我現在也不知道傳承給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毫無疑問的說這一份傳承的確十分龐大,足以讓我受用無窮。”

這一份傳承裡麵傳承的不僅僅有九天蕩魔祖師所知道的一部分知識,也有著九天蕩魔祖師所流傳下來的一部分的修煉經驗。

同時最最重要的還有著九天蕩魔祖師在修成正果之後自行創造出來的一些招式以及功法。

而這些都是墨羽當前最迫切需要的。

功法他冇有。

就算是招式也僅僅隻有自創的,唯一的一個豐君道人交給自己的星魂錐還不能夠熟練地掌握。

所以這一份傳承就顯得彌足珍貴。

淩旵向後退一步,將這個石台讓給了墨羽,說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你就把剩下的這兩個盒子打開吧”

司雨明顯還沉浸在剛纔的情緒之中,見到淩旵這個樣子又是一股怒火襲上心來,道: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心急?是不是就因為墨羽說了要與你分享這裡麵的東西,你纔會心甘情願的為他讓路。”

淩旵被司雨的這一問直接問懵住了,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隻是想讓他將這些東西打開而已,從剛纔的情況來看,這盒子好像就隻有他能夠打開。”

“你明顯就是用心不良!”

“我哪有?”

兩個人看樣子又是要爭吵起來,墨羽還在頭痛之中,聽到他們兩個人越來越響的聲音,心裡麵的煩悶一下子湧了出來,大聲道:

“你們兩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麼神聖的地方是留給你們吵架的嗎?”

“”

司雨與淩旵直接是偃旗息鼓。

墨羽也知道自己的脾氣暴了些,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若是不嗬斥他們的話,恐怕他們兩個人真有可能大打出手。

而在這九天蕩魔祖師曾經來過的地方大打出手,無疑就是對九天蕩魔祖師的不敬,這讓剛剛接受了九天蕩魔祖師傳承的墨羽怎麼能夠忍耐的下來?

墨羽稍微平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說道:

“接下來就把剩下的那兩個盒子打開吧,反正我已經獲得了最重要的東西,那麼這兩個寶貝你們兩個人就分了吧。”

說著,墨羽左右分開手,分彆伸向了放在左右兩邊的盒子上。

淩旵與司雨也將目光轉移到了盒子的上麵。

但是與墨羽打開的第一個盒子不同,就在墨羽的手即將觸碰到這兩個盒子上的時候,墨羽卻感到了彷彿有一個無形的盒子在阻擋著自己觸碰到這兩個盒子。

同時在墨羽手接觸的地方有一點點的漣漪響作為擴散。

禁製!

淩旵見到這種情況出現,不禁瞪大了眼睛,說話有些驚愕,道:

“這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情況出現?難道說他就隻能夠打開其中的一個嗎?”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