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禦魔匕!

當這三個字從豐君道人的嘴裡說出來的時候,就算是以墨羽的定力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儘管這個名字彆無他意,而且其他的東西也都可以叫做這個名字,但是這個名字和九天蕩魔祖師曾經所握著的荒滅之心有淵源,那就十分耐人尋味了——

這兩箇中間的“魔”,是否有著同樣的意思?

這個禦魔匕,是否也是九天蕩魔祖師所使用過的東西?

雖然不得而知,但是即便不是,也相差不遠。

“那麼我到底應該做些什麼才能夠提前將其煉化?”墨羽淡淡的問道。

他可不相信,就隻是憑藉著一柄荒滅之心,就能夠簡單的將威脅到自己生命的禦魔匕煉化。

否則的話,早就在之前豐君道人就已經讓自己將其煉化了,又怎麼會等到這個時候?

“想要在你這個小傢夥麵前賣點關子還真的不容易。”豐君道人笑道,“你這個傢夥看起來也不是多麼聰明的人啊!怎麼抓問題就一抓一個準呢?”

“誒,你這句話什麼意思?什麼叫做看起來不是多聰明的人?”墨羽頓時就不樂意了,道:“這叫大智若愚好不好?”

“大智若愚?真正的大智若愚是什麼都知道,但是什麼都不說。”豐君道人語氣極為崇拜的說道

墨羽聽到他說這句話又是忍不住用雙手蓋住自己的臉龐——

果然還是不能夠和這個傢夥說太多的話,這才說了冇幾句呢,又來了

“就像陸壓道人那樣睿智的人才能夠被稱為大智若愚,你——”

“停!”墨羽幾乎用儘了自己神識之海中所有的神識力量,道:“現在不是聽你說這個的時候,你告訴我,我到底應該怎麼辦才能夠完整的將這一柄禦魔匕煉化!”

“我——”豐君道人被噎了一口,然後才緩緩地說道:“其實並不需要什麼特定的東西,隻要是你籌備夠了足夠的,能夠讓那柄劍散發氣息的東西就足夠。”

“散發氣息?”墨羽將目光再一次的挪移到荒滅之心上。

現在的荒滅之心已經吸收完了所有的祭神之水,就連周圍的水霧也冇有任何的放過,再將最後一點靈氣完全吸收乾淨之後,竟然還吞吐了一下,一副意猶未儘的樣子。

“這個傢夥果然是一個無底洞。”墨羽心裡麵小聲的罵道。

“所謂的散發氣息就是讓它不斷地提升自身的實力。”豐君道人說道,“其實你在戰鬥狀態下也可以讓那邊間散發出氣息,不過在那種狀態下,你認為你能夠煉化那柄禦魔匕麼?”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必須要籌備夠足夠的東西來讓它不斷地吸收?”墨羽眼神有些怪異的盯著荒滅之心——

這個傢夥分明就是一個無底洞好吧,而且看它的樣子是越吸收越快,如果是我真的要籌備東西供他吸收的話——真不知道我到底要籌備多少的東西。

“我也就隻有這一個方法,要不然你就快一點提升到聚氣境界,這樣的話就不用籌備那麼多的東西了。”豐君道人調侃著說道。

墨羽整個身子頓時癱軟下來,像是做出了什麼無奈的抉擇,道:“我還是去籌備一些東西吧,反正讓荒滅之心提升也是我自身實力的提升,說是真的讓我儘快提升到聚氣境界——這個的確有些難。”

當初白素素說的四大部洲之間進行的選拔大會也是留給了一年多的時間,可是現在關於自己生命就隻有不到半年的時間。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