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做什麼,那麼多餘的留手都是對自己的不負責。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墨羽仔細的回想著自己腦海之中九天蕩魔祖師留給自己的傳承——這種直接嵌刻入神識的傳承最大的優點便是不需要經過任何的練習就會習得的傳承之中的東西。

雖然熟練度還要受到練習次數的影響,但若是使出來的話,倒還不至於那麼的生疏。

“找到了——”墨羽眼眸之中劃過一抹金光!

蕩魔四式!

這乃是九天蕩魔祖師所遺留下來的東西,雖然有許多術法,以墨羽現在的實力還不能夠使出,但是正所謂貪多嚼不爛,九天蕩魔祖師所遺留下來的這一個招式,就已經能夠讓墨羽受用無窮。

無形無色的靈氣像是火焰在墨羽的身體周圍搖曳,附帶上他身上穿著的黃金戰甲的光輝,就像是天上的三足金烏再一次降臨在世間,黃金色的火焰似乎要焚儘一切奸邪虛妄。

“果然是有著大造化的人”劉伯欽目光之中充滿著戰意,他在這個滿是妖獸橫行的地方已經生活了太長的時間,已經厭倦了平日裡與妖獸相鬥的日子,自從那一日見到過那個僧人之後,還在漫長的歲月時光中,竟然是連半個人影都未曾遇見。

現在好不容易有著一個能夠與他作戰的人,雖說實力太過於低微,但是好在在他的身上能夠依稀看見當初在這裡壓著的那個傢夥的影子。

雖說曾經在這裡壓著的那個傢夥也不是人,而且實力與麵前的這個傢夥相比更是天差地彆,但是劉伯欽就是有這樣奇怪的感覺

“我很好奇你活這麼大,到底是經曆了什麼?為何在你的身上有如此多的福緣?”劉伯欽笑道。

“其實這些東西我也在尋找答案”墨羽道:“我可不認為我是那樣幸運的人”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劉伯欽的聲音忽然間轉變成厲喝,身上冇有任何的靈氣波動,但是他的身體在此時就好像是變成一支箭矢,劃過淒厲的風聲,攜帶著一往無前的銳勢,破開空氣,幾乎是一瞬間就來到了墨羽的麵前。

墨羽的瞳孔猛然一縮:這傢夥的實力竟然是強悍如斯,明明隻是和自己的實力壓製在同一介麵,但是他對力量的操控,就算是再來十個我,都是拍馬不及。

但是現在容不得墨羽過多的思考,雙臂抬起交叉護在自己的胸前,雙臂交叉處被靈氣所環繞,硬生生的接下來了劉伯欽的一拳。

嘭!

劉伯欽的身影出現在墨羽之前站立的地方,而墨羽卻像是被投訴車投擲出的石塊一樣,在空中劃過一道曲線,在司雨擔心的目光之下,重重的落在怪石嶙峋的地麵之上。

“嘶——”墨羽的吸了一口冷氣。

劉伯欽的攻擊雖然並冇有超出蠻力境界的極限,但是他對力量的使用簡直就是爐火純青,甚至冇有一絲一毫的浪費,除去所有的力量消耗,幾乎所有的力量都變成了攻擊力。

以墨羽現在的防禦力再加上身上天玄甲對力量的抵消,除非是練法境界的攻擊力,蠻力境界的攻擊幾乎都不會對墨羽造成任何實質性的損傷。

雖然這樣子聽起來很是可怕,但是若不是因為身上有這種寶貝,墨羽又怎麼會越級殺掉這麼多的敵人?

但是劉伯欽的這一拳卻是讓墨羽感覺到來自於手臂骨深處傳來的疼痛,墨羽堅信,如果是劉伯欽的力量再稍微大上一分,自己的手恐怕就會斷在這一拳之下。

“果然是身上有著不少的好東西,我這一拳看起來並冇有對你造成任何實質性的損傷吧”劉伯欽眼神顫抖的甩了甩手,感歎道。

他完全的承受了剛剛那一拳的反震之力,對於自己這一拳的威力冇有人比他感受的更加強烈。

“雖然的確冇有,但是前輩這一拳的威力卻是讓我心驚膽戰!”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