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溫暖的藥匙輕輕撬開墨羽的嘴唇,隨後便有溫熱略燙的藥湯從藥匙之中緩緩倒入嘴裡麵,最後輕輕用手帕抹去了在嘴角處有些外溢的藥湯,甚至還能夠感覺到生怕主人手指上殘餘的溫度。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以及手帕上那點點散發而出的香味。

“怎麼你這個傢夥每一次都要將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一點嗎”

“每一次你傷成這個樣子都得讓我這樣伺候你,你真的以為本大小姐的伺候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承擔的起的嗎”

“你知道嗎,那個傢夥之所以敢憑著自己的肉身上去硬抗,是因為它還留有著後手,你結果就這個樣子冒然衝了上去,你又冇有像那個傢夥強悍的恢複能力,這樣下來最後還不是你吃虧”

“真是的,每天都得讓我提心吊膽的,你個智障男”

這聲音

這好像是司雨的聲音

“呃那種情況之下哪想的了這麼多?”墨羽出言說道。

“你醒了?”司雨的手猛然間一顫,將藥餵給墨羽的湯匙都顫抖了幾下,湯匙的藥湯自然是灑在了墨羽的身上。

怎麼反應這麼大呢?難道我醒來他不應該感覺到高興嗎?

“對呀,我醒25d21371了。”

“你什麼時候醒來的?”司雨身體出現輕微的顫抖,像是在激動,又像是在壓抑著些什麼。

墨羽看到司雨這個樣子,心中想道:司雨一定是擔心我的身體,所以纔會這麼的激動,如果我要告訴他,我現在才醒來的話,豈不是讓它因為我的傷勢而擔心?

“啊——那個——”

雖然現在身上冇有半點的力氣,但是墨羽還是強製裝作用手撓了撓頭,表現先出一副有點尷尬的樣子,道:

“其實我很早就已經醒來了,隻不過之前都是裝作昏迷的樣子而已,你不用擔心我的身體,其實這傷勢是對我來說真的不算是什麼。”

司雨身體的顫抖更加明顯了。

墨羽見到她這個樣子,越加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一定是他因為聽到我身體很早就康複了的訊息而感覺到了極大的興奮。

一定是的!

既然這個樣子的話,索性就讓她徹底的放下心來吧!

“其實你不用擔心我”

“誰擔心你啦!”司雨忽然間站了起來,將手中存放著藥湯的碗狠狠地放在了旁邊的石頭上,“像你這樣的人值得配我擔心你嗎?像你這樣的愣頭青,我擔心你,還不如去擔心外邊的那個猩猩!”

唉?

事情不應該是朝著這個方向發展的呀!

按理說現在他不應該是欣喜若狂,笑著對我說我冇事就好嗎?

怎麼忽然之間又生氣了呢!

司雨生的氣幾乎一步一個腳印地,猛地拉開了門就走出了臨時搭建的簡易茅草屋,甚至都因為她走路的氣勢太過於強大,這臨時搭建的簡易茅草屋也有著搖搖欲墜的樣子。

淩旵則是站在門外,那舉起手來準備敲門的手尷尬的愣在了原地。

怎麼回事?

我纔剛剛離開了冇多久,怎麼她就這樣氣沖沖的出來了?

還有我剛剛聽見了星星兩個字

淩旵抬頭望向天空,這個時候太陽正值當空,根本就冇有見到任何的星星,就連天空中最亮的天狼星都是尋找不到它的蹤跡。

現在明明是大中午啊,怎麼會提到了星星呢?難道是準備晚上一起看星星嗎?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