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明明時間還長著呢,為什麼要偏偏在這個時候來修煉你的這一個術法?”

清風微微的吹拂著,吹亂了少女額頭前的幾縷細碎的髮絲,那髮絲之下是婉如細柳葉般迷人的眉毛,眉毛下便是那恍若著映襯整個星辰大海的眸子。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在那少女的身邊站著的是一位少年,不過在少年少女卻恍若對付不到一起,兩個人雖是站的距離接近,但在外人看來二人之間像是相隔有十萬八千裡的距離。

不過唯一的相同點是,這少男少女的目光都是彙集在不遠處的那一位少年的身上。

而那一位少年身上靈氣湧動,身姿矯健,正在與一頭猛獸進行著搏鬥。

“剩餘的時間是挺長,不過術法的修煉也需要不少的時間,我總不能夠在戰鬥之時纔開始倉促修煉吧。”墨羽一個側身躲開了猛獸的爪子,便是飛起一腳,將猛獸踢出了三米餘遠。

“好不容易找到了這樣一個妖獸幻影,我又怎能不趁著這個時候好好的曆練一番,要不然來這裡的機會豈不是白白浪費掉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墨羽正是背對著那一頭猛獸。

那一頭猛獸雖然是幻影,卻好像也有著幾分靈智一樣,在原地匍匐了幾下,像是在插探墨羽的狀態。

就像是靈貓探路那樣,弓起身子一步一步的向著墨羽靠近,在見到墨羽說話時肩膀無意識的抖動還會瞬間縮回身子,謹慎得很。

最後好像是確定了墨羽根本就冇有將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整個身子蜷成一團,像是緊緊壓縮在一起的彈簧,隨後在一瞬間懵然舒展開來,騰空而躍,四隻獸足都是亮出了亮晶晶的爪子。

“墨羽!”

司雨見到在墨羽背後騰空躍起的黑影,身體猛然一顫抖,手下意識的上前伸出,指著墨羽背後的方向。

而墨羽隻是淡淡的一笑,笑容中透露著無比的自信。

“我之所以背對它,就是等待這個時候!”

“蕩魔?斷骨!”

墨羽的右拳不知道何時早已已經凝聚完成了靈氣,無形無色的靈氣讓墨羽右拳周圍的光線也為之而扭曲。

就像是在波光粼粼的水麵中的倒影一樣,墨羽的右拳也在光線的扭曲之下呈現出不規則的彎曲。

但是這種不規則的彎曲在威力上可是比水麵中的倒影強悍了不知道多少倍,站在不遠處的司雨兩個人甚至都能夠聽到,在墨羽右拳劃過的這一段距離中,竟然是發出了一陣的空爆之聲。

這種空爆之聲隻有在速度達到了一定的程度才能夠發出,一般來說至少要突破到煉法高層才能夠在攻擊中有機率出現空爆之聲。

墨羽現在才隻不過是煉法境界,八重天而已,竟然現在就能夠使出,不知道是他所掌握的術法的威力太過於強大,還是他本身就已經進入到了這種層次。

哢!

猛獸的身體呈現出極為不自然的彎曲,就像是扔在空中的一根木棍,被一拳狠狠地砸在正中央一般,那一頭猛獸的頭顱與尾巴幾乎形成了平行線。

“這這種攻擊威力,恐怕是煉法兩重天境界的修者都很難抵擋下來吧”司雨強行將自己之前伸出的手扭轉了回來,有些尷尬地摸著自己英氣勃勃的鼻梁。

我纔不是為了擔心那個傢夥呢,而是被那個傢夥所展現出來的威力嚇到了而已。

淩旵用手在下巴上摸了摸,目光緊緊地盯著被墨羽一拳幾乎打成兩節的猛獸。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