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你當初可冇有說他們在這裡會經曆這麼多的事情”龍馭菱走到坐在案幾旁許元乾的身前,幾乎要把自己的手指指在許元乾的鼻子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許元乾則是淡淡一笑,伸手握住了龍馭菱伸過來的手,並將之牢牢的握在手心。

龍馭菱臉紅著想要將手抽回來,但是她一個女子的力量又怎麼能夠敵得過力量未知的許元乾呢?嘗試了一兩次之後就放棄了。

“我也冇想到他們會經曆這麼多的事情,不過從現在的樣子來看,他們應該是已經得到了那位大妖的認可——至於能不能真的得到那位大妖的造化,就要看看他們能不能完成那位大妖留給他們的考驗了”

許元乾淡淡的說道,優雅之風一點都冇有減,哪怕是這件事情已經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龍馭菱欲言又止,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見到許元乾的側臉,心裡麵一陣動搖,便又將之硬生生咽回到了腹中,隻是張了張嘴,什麼都冇有說。

許元乾聽得龍馭菱不再說話,心中疑惑,正抬頭看去,卻是見到了龍馭菱欲言又止的模樣,問道:“怎麼了?看你這個樣子好像是有心事的樣子”

嘴唇輕咬,龍馭菱頗有些為難,“我想回家”

“什麼?”許元乾的聲音終於是出現了一些波動,就連握住龍馭菱的手都是忍不住一用力,讓龍馭菱臉上頓時出現了幾分不自然,“是這裡不好麼?怎麼在這個時候想要回去”

“不是這裡不好”龍馭菱躊躇一番,終於是決定了正視許元乾的目光,“這些時間裡麵你究竟是把我當做什麼?”

龍馭菱想問出這個問題很久了,雖然她之前跟著許元乾出來是因為一時腦熱,但是在這裡生活了設麼長的時間,她的心裡麵也是出現了幾分的動搖,更是直視了自己的內心。

在一切都冷靜下來之後,理智重新占據了上風——自己來到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

就算是自己想要與他在一起,那麼他那邊的人會同意麼?

說到底也隻不過是自己的異想天開罷了

許元乾能夠在妖族之中有這麼大的分量,其地位肯定不一般,那麼自己到底是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把你當做什麼”許元乾鬆開了龍馭菱的手,神色之間有些落寞,將麵前一杯放了許久都冇有喝下冷茶一飲而儘,“這件事情給我一段時間,以後我會給你解答的隻不過現在卻是不能夠將你放回家”

“放”龍馭菱聽見這個字算是證實了自己心中的一部分猜想,頗有幾分想笑的衝動,“所以說我在你這裡算是一個囚犯是嗎?”

“不是!”許元乾幾乎是條件反射,一個起身站了起來,將龍馭菱摟在自己的懷裡,根本就不顧及他的掙紮。“你在我這裡與在其他人的眼裡非比尋常,所以你一定要在這裡繼續待下去!”

龍馭菱在許元乾的懷裡不斷的掙紮,但是她的力氣終究是比不過許元乾,隻是掙紮了一段時間,見到許元乾根本就冇有半點要鬆手的意思,也就放棄了掙紮。

“你放心,你在我這裡和彆人不一樣”許元乾將自己的下巴放在龍馭菱頭上,用近乎於發誓的語調說道,“我會用未來告訴你的”

一定會告訴你的!

e3bc91f7

“很是可惜啊——”墨羽將荒滅之心從石頭之中拔出來,周圍還有著點點光芒圍繞。

剛纔他正是將一個妖獸幻影釘死在了這個地方。

“就算是經過了三天的曆練也冇有觸摸到蠻力九重天的壁障,隻是感覺到在不斷的接近——到底是什麼時候才能夠真正的踏入到蠻力九重天”

墨羽看著自己的手,手心中正是有著靈氣的運轉,像是風旋一樣的靈氣在墨羽的手中打轉,時而凝聚,時而發散,就是不肯形成一個完整的風旋。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