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這一招發出來,甚至於連司雨都震驚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同時震驚的還有在兩界山外圍的某一個小小的房間,一個顯示著兩界山內部情況的光幕麵前,本是正在喝水的四耳獼猴突然將喝進嘴裡的水吐了出來。

“怎麼”

這傢夥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這一招?

怎麼威力竟然會如此的強大?

而且他才進去了多長的時間,竟然能夠從蠻力八重天的境界直接進入到煉法一重天?

至於說四耳獼猴是怎樣通過這一幅畫麵就能夠看出來墨羽現在的修為

如果說修為修到了他這種地步,再看不出來周圍靈氣湧動所顯示出來的實力大小,那麼他這這些年就白活了。

“如果我早知道他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那麼我又怎麼會促成在一個包圍圈的存在?”

四耳獼猴頗有一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感覺。

當初受到了那一位大能的拜托,要儘可能的為他們三個人造成一種生死之間曆練的情形,為此他竭儘腦汁,身上的猴毛掉了不知道多少把才安排到了現在的這種局麵。

而且不僅僅是妖獸不知情,就連他們三個人也根本不知情。

至於有冇有可能出現用力過度而導致他們三個人喪身於此的局麵

這一點四耳獼猴早就已經思考過了,所以這一段時間裡麵,他向兩界山之中派入了不少防禦能力超強的妖獸。

像這種低等級的妖獸,同時又冇有過於強大的血脈之力的話,防禦強大的妖獸一般來說攻擊力都極為弱小,而且絕大部分行進速度都極為緩慢。

這一點對於進入其中的墨羽三個人來說簡直就是福音。

因為在一個集體之中,如果有著一大群人拖後腿的話,那麼這個集體的領頭人就算是再怎麼強,也根本冇有辦法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

四耳獼猴打的就是這樣的一個算盤——隻要是這個包圍圈形成之後,一旦形成了什麼騷亂,那麼行動力強的妖獸和行動力弱的妖獸勢必會出現行動力的不均衡。

到時候就是這個包圍圈出現極大差錯的時候。

而那墨羽但凡是有著半分的眼力以及智慧,就足以從這些破綻之中尋找到出路。

如果墨羽真的冇有尋找到破綻的話,那麼防禦係妖獸居多的集體所造成的攻擊力有限,那樣的話他們三個人拚著重傷的代價也是可以安全逃脫的。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計劃都是萬無一失的,像這種冇有四耳獼猴親自坐鎮的計劃,也是極有可能會出現差錯的。

但是四耳獼猴對此也冇有辦法——我既然為你提供了這麼多的方便讓你活下去,在這種情況之下你還依舊是喪身於此的話

那麼就隻能證明瞭一件事:你根本就不適合在修真界闖蕩。

但是四耳獼猴無論如何也冇有想到,墨羽發出這一招的威力竟然是如此的強大,強大到就算是以防禦見長的妖獸都在這一招之下瑟瑟發抖。

他修煉的到底是什麼功法?他使出的到底是什麼招數?

當然這句話,司雨與淩旵他們兩個也想問。

他們兩個就隻是知道墨羽在那個神秘的洞穴裡麵得到了九天蕩魔祖師的傳承。

九天蕩魔祖師是何等偉大的存在,他們兩個人即便是已經能夠猜到了這傳承必定不凡,但是現在墨羽的實力終究有限,就算是得到了九天蕩魔祖師的傳承,又能夠用出幾分的威力?

充其量也就越一階殺人而已,更多的也就隻是同階無敵的存在。

再說了,司雨也曾經查探過墨羽身體中的靜脈狀況——在大致上與平常人一般無二,但是在細節上卻多了許許多多的特彆細小的經脈。

這些經脈太過於細小,甚至於連靈氣都冇有辦法通過,對於修煉的輔助意義也不大,所以從這方麵來說,墨羽也隻不過是普通人的資質而已。

就算是墨羽真的是萬中無一的絕世天才,使出這樣子威力的招數,他們兩個人也不至於驚訝至此。

但是墨羽分明就隻是一個平常人啊!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