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本來一直都想聯絡你的,冇想到這一段時間裡麵你竟然都冇有睡過覺,這就算是讓我聯絡你,我也根本冇有辦法呀。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豐君道人雙手攤開,臉上一副無奈的樣子。

墨羽簡直想脫下自己的鞋來扔到他的臉上去——這傢夥明明也算是一個得到的人,怎麼無論從哪個方向看都是這麼的猥瑣呢?

這件事情還要從墨羽被打暈開始

當時墨羽隻感覺到自己頭痛欲裂,好像頭上那不斷收縮的金箍,要將他的顱骨夾碎似的,無論自己怎麼樣的努力也根本無濟於事。

最後墨羽就隻感覺到自己脖頸間好像被距離擊打了一下,隨後便是眼前一黑,便進入到了這裡。

等睜開眼睛的時候,豐君道人就已經是滿臉欠揍微笑的站在了自己的麵前。

“你不是一直以來都要去約束那一柄禦魔匕麼?怎麼現在有閒心來聯絡我了?難不成你準備放棄我?”

墨羽問道。

豐君道人搖了搖頭,說道:

“你現在想要見到我,也隻能夠在睡夢之中才能夠見到我,你雖然是恢複了那一柄巨劍的力量,但是你並不能夠讓它一直都處在那種釋放威壓的狀態之下,所以雖然禦魔匕受到了鎮壓,但是還不能夠讓我完全脫身。”

“還不能夠完全脫身?”

墨羽似懂非懂。

“也就是說現在的我可以與睡夢之中的你進行交流,但是卻冇有辦法對清醒的你造成任何的影響。畢竟我還要分出絕大部分力量去壓製禦魔匕——”

豐君道人看了看懸在他們兩個人頭頂上那一柄顏色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的小小匕首,道:

“不過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一件好事,因為你手裡麵的那一柄巨劍有了充盈的能量,所以說現在的禦魔匕已經受到了極大的壓製,短時間內你已經不用再在意你的生命問題了”

“哦——”

墨羽有氣無力地說道,好像是根本就冇有聽見豐君道人所說的這句話,但是忽而之前他抬起頭來雙目泛出光芒,幾乎如餓虎撲食一般的雙手抓住豐君道人的肩膀,道:

“你剛剛說了什麼?”

豐君道人被墨羽這個反應嚇了一跳,還以為出現了什麼事情呢,戰戰兢兢地將自己剛纔說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也就是說我現在可以不用因為這半年的期限而提心吊膽了?”

墨羽鬆開了兩隻抓住豐君道人肩膀的手,用右手食指指著自己,驚奇的大叫。

豐君道人欣慰的點了點頭

墨羽正準備高興呢,忽然間又想到了自己身體裡麵的蘊星天棋之術,原本高漲的情緒如同火焰被澆上了一桶冰水一樣,瞬間熄滅,道:“既然這樣,那也就這個樣子吧,反正橫豎都是一死,隻不過是換了一種死法而已。”

“怎麼說?”

豐君道人問道。

墨羽本來是不想說的,但是一想到這件事情就算是壓在自己的心裡麵,也冇有任何用,不告訴所以他們兩個人也隻是為了不要他們擔心而已。

豐君道人就待在自己的身體裡麵,自己的生死和他有著極大的關係,如果這件事情不告訴他的話,豈不是對他的不負責任?

於是墨玉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和豐君道人說了一個清清楚楚。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豐君道人用手捋著自己並不長的鬍子,想要裝出一副得道高人的樣子。

“什麼叫原來是這個樣子,我都已經焦頭爛額了好不好?現在竟然還要帶上這個可能隨時都會造成我孤家寡人的金箍”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