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一個叫炎城的城市,此時,城內凡是有修為的人,一個個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馬不停蹄,快步的向著城外奔跑了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位兄台,你們這是去乾什麼?為何如此焦急?”

這個時候,兩位入城的書生被這樣一幕給驚住了,其中一名書生拉過了旁邊路過的一個人好奇問道。

“你們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這麼大的事居然一概不知?”

停下的青年一臉鄙視的看著兩個書生。

“莫非,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左邊的書生好奇的問道。

“那還用說,知道血影嗎?血影的首領血衣影被人奪取了聖晶,如今化為了一個廢物正掛在藥神穀,而廢了血衣影的那位前輩現在正在藥神穀公開講道,你們說,這算不算是一件驚天大事?”

青年白了兩個書生一眼,丟完了這些話後,趕緊就走,生怕到時候占不到一個位置。

“廢了血衣影的那位前輩在藥神穀公開講道?”

右邊的書生臉一紅,眼睛猛地一瞪大。

“無憂兄,什麼血衣影被廢,什麼廢血衣影的前輩在公開講道?為何我有些聽不懂?”

左邊的書生不明白的樣子問道。

“大牛兄,你聽不明白很正常,畢竟,你並非修煉之人。但是,你隻要知道一點就行了。”

無憂兄紅著臉,內心無比激昂的說道。

“知道什麼?”

大牛兄更加迷糊了。

“血影的首領,血衣影乃是一位天地至聖,與天壽,與地同齡的絕世強者。隻要天地不滅,他便不會死。如今,他被人給廢了,奪取了聖晶,這說明什麼?說明廢他之人已經駕臨在至聖以上。”

無憂兄激動萬分的解釋道。

“什麼?這”

大牛就算是門外漢,可聽到了這裡,整個人也震撼住了。

“那不是說,我們如果聽懂了這位前輩的講道,我們有可能成為聖人,甚至至聖?”

大牛忐忑的問道。

“極有可能”

無憂激動的點頭。

“那還等什麼?走,我們也聽道去”

“走”

兩位書生一說完,一起跟隨著大隊伍,向著藥神穀的方向奔去。

“血衣影被廢?聖晶被奪?廢他之人在藥神穀講道?”

一個巨大的山洞洞府內,一名禿頭中年男人正流露出一絲邪笑看著身下不遠處一名手下,淡笑的開口道。

“是的,尊者。”

身下的男子尊敬的說道:“據說,此人宣佈講道之後,引發了帝國內一陣轟動,不僅是當今皇帝。各路聖人、天人都紛紛前往聽道,更有人傳聞,隻要聽聞其道,便可修為大進,跨入聖人”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哈哈!”

禿頭中年男人聽到了這裡,從石椅上站了起來,臉上流露出一股強烈的笑意來。

“尊者的意思是?”

男子忐忑看了看禿頭中年男人一眼,正等待他的答話。

“搶了鬼雨族那件寶貝,殺了河神,廢了血衣影,如今又公開講道,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有趣之人。”

禿頭中年男人臉上的邪笑更濃了,“傳我命令,將此事傳到三十六羅刹,四十二妖王耳朵裡,我想,他們對此非常感興趣。記住,加上鬼雨族那件東西落在此人手裡這句話。”

“是,尊者!”

男子一聽,尊敬的轉身就走。

“河神?血衣影?就這麼消失在了這個強者的舞台了嗎?可惜,可惜啊”

禿頭喃喃的唸叨著,遺憾的搖了搖頭,因為他知道,接下來將越來越有趣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