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迦羅學院。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後山的一茅屋的後院中。

上官淩月依然盤膝坐在了院落中,身前是一把寶劍,她靜靜的盤膝而坐,如果仔細去看的話,一定會發現,在上官淩月和那把寶劍之間存在著一絲聯絡,一把把細小如絲一樣的虛幻1劍體圍繞著上官淩月和寶劍轉動。

彷彿,寶劍就是上官淩月,上官淩月就是寶劍,兩者之間存在著一種微妙的關係。

“讓我們進去,我們要見老六”

“如今學院內出了那麼大的事,連招牌都冇了,讓我見老六”

“學院出了什麼事,你擔當得起嗎?”

“幾位學長,不是我不通融,而是墨羽學長吩咐了,誰也不允許踏入半步,否則,拿學弟事問。”

“墨羽是我們的結拜兄弟,難道連我們都不見了?死一邊去”

就在這時,一陣嘈雜聲在院外響起,在這些嘈雜聲加入之後,上官淩月心神開始異動了起來,無論是氣息,還是那一把把細小的虛幻1劍體都開始浮動了起來。

隱隱看去,發現上官淩月臉色開始泛紅,整個人充滿著一股躁動的神色。

修行之關鍵,一旦被驚擾,要麼死,要麼走火入魔,外麵那些聲音,分明已經驚動了她。

“啊”

上官淩也昂起了腦袋,眼睛一陣血紅,敞開了嗓門大肆的咆哮一聲。

同時,身邊四麵八方的寶劍全部化為了一片血色,甚至短短一眨眼間,她的頭髮,她的袍子,也化為了一股血色,濃鬱可怕的血氣沖天而起。

“嗡”

“噗嗤”

以上官淩月的身體為中心,所有的竹葉都顫抖了起來,竹葉化為了一把把鋒利細小的寶劍衝入雲霄,天空在這一刻,化為一片血紅。

在這片血紅的天地中,一切的一切都歸於上官淩月。最後整片血色世界慢慢凋零,化為了一道道血色劍體融入到了上官淩月的身體內。

緊接著,一切都迴歸了自然。

血色天地不見了,血色劍體,髮絲、袍子都不見了,上官淩月也變為了正常,隻是稍有區彆的是,上官淩月變了。

無論是氣質,還是氣息,都變了,變的如一位高高在上的神祗。神聖不可侵犯。

“這就是劍意?”

上官淩月睜開了眼睛,嘴裡唸叨了一句話。

“不對,我的劍意跟他的劍意有所不同,我的劍意中夾雜著一層域,我稱它為劍域”

上官淩月凝了下眉,自言自語的開口。

墨羽的劍意很強,但是,他的強來源於霸道。

而自己所領悟的劍意呢?卻來源於無敵。

凡是劍域之下,管你多強,管你修為多高,都皆為螻蟻。

而這,就是上官淩月的劍意。

“老六”

上官淩月想到這裡時,此刻,後院的門推開,隻見,龍成、王傑等人一起闖了進來,並且大喊一聲。

上官淩月的眸子一閃,冷冷看向了門口,這一道眼神下,空氣都在顫抖,整個院落都凝聚起了劍影來。

龍成等人一個個臉色蒼白,嚇的全身發抖,一個個顫抖的坐在了地上。

太可怕了,太恐怖了。

這一道眼神居然讓他們看到了死亡,而且這種死亡讓他們身臨其境,有種無法抵抗的感覺。

要知道,那天之後,就上官淩月冇突破,而他們一個個都突破了,可可眼下到底怎麼回事?

僅僅半個月時間,上官淩月變的如此恐怖?

“說”

上官淩月收回了那股劍意,冷冷的問道。

“有有一位叫白骨書生的強者砸了學院的招牌,打傷了學院的諸位長老和院長,還稱要把迦羅學院改成白骨學院,凡是抗拒者,死”

龍成顫意的回答道。

“白骨書生?”

上官淩月的眉頭凝住,目光看向了天空中,喃喃自語道:“這就是他所擔心的嗎?”

此刻,她腦海裡冒出了墨羽離彆前那些話來。

現在,她終於明白他的苦心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