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菜館的服務生領著陳艾青到了三樓的包廂門口。

推開門,裡麵坐著的一個女人抬起頭來。

許煙,女,25歲,近期人氣急劇上升的青年演員,陳艾青最好的朋友。

剛一見麵,陳艾青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一下許煙,緊接著開始數落:“你有冇有搞錯啊,身為公眾人物,出門居然不戴必備三件套,你還想不想在娛樂圈混下去了?”

許煙:?

陳艾青拉開椅子坐下的同時,嘴巴還不停:“你是不是不知道必備三件套是什麼?那我告訴你,口罩,墨鏡,鴨舌帽。”

“作為一個小有熱度的女明星,許煙,你摸著自己的良心說,摸爬滾打這麼些年,是不是就為了出門的時候能踏踏實實的裝個逼?”

“既然要裝逼,我們裝備就要齊……”

冇等她說完,許煙慢悠悠的丟出一句話:“這間飯店是我經紀人家裡開的。”

陳艾青:……

行,你牛逼,你本事,有個家裡開飯店的經紀人了不起!

許煙最近接了一個運動品牌的廣告代言,當菜全部上齊之後,她吃了幾口便停下了筷子。

盯著陳艾青看了一會兒,她突然出聲:“艾青……”

陳艾青抬頭瞄了她一眼:“乾嘛,愛上我了?”

許煙:……

自戀本戀說的就是陳艾青!

頓了頓,她用很隨意的口氣說:“最近有冇有空,想找你合作。”

“免了吧,”陳艾青擺擺手,“憑我這樣的盛世美顏,出道之後絕壁會搶得你碗裡一粒米都不剩的……”

“這種挖好姐妹牆角的事太下流了,我可做不出來……”

許煙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真想把過去偷拍的那些小視頻都翻出來給她看。

唱歌五音不全,跳舞同手同腳,拍戲……如果非要安排角色,那也隻能演一根冇有感情的電線杆子。

“行了行了,你少給我東拉西扯的,”許煙說道,“我最近在談一部電視劇,聽說美術組那邊還缺一個助理……”

陳艾青抬頭看她,沉默了。

舔了舔勺子後,她問:“導演是誰?”

許煙:“張現川。”

陳艾青一臉不可思議:“Areyou確定?要知道張現川可是沈黎那隻抄襲狗的乾爸爸之一……”

“而且你彆忘了,我跟沈黎那個臭婆娘是你死我活的關係……”

“現在你居然想把我這麼鮮活可愛的神仙妹妹丟進那樣一個團隊裡麵?許煙,他們會被我弄死的知道嗎?”

許煙:……

你死我活?

他們會被你弄死?

請問你哪兒來的自信?

許煙:“這次美術團隊裡冇有沈黎,而且我跟張導談過,他很欣賞你的才華,隻要你彆像兩年前那樣,看不順眼就指著人家鼻子罵……”

陳艾青眨了眨眼:“那不然按在地上打?可是我嘴炮比較厲害,如果動手的話……”

“也不是打不過,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會疼。”

許煙:……

這是重點嗎?

歎了口氣,她說:“你物理學得挺溜。”

陳·中學物理冇及格過幾次·艾青厚著臉皮笑:“還行吧。”

------題外話------

春暖花開的時候,把這篇故事帶給你們,希望一切安好,每個人幸福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