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她不是顧半夏!”

“居然是顧錦那個醜女!”

這一變故來的太快,連顧錦都冇有反應過來。

“醜八怪,又出來嚇人!怎麼,當不了太子妃,就去搶妹妹的婚事,不要臉!”

“你懂什麼,這就叫醜女配傻子,天生一對。”

聽著耳邊的難聽話語,顧錦神色如常,隻是眼底有冷芒流轉,因為就在方纔,她無意間注意到了太子眼中閃過的得逞光芒。

果真,這一切都在這陰險太子的謀劃之中啊!

四周話音一落,有人不知從哪兒拿來了臭雞蛋,朝著顧錦就丟了過來。

顧錦正要閃身避開,不曾想有人突然擋在了她麵前。

“哎呀!”

慕若塵捂住了自己的額頭,頂著滿臉的雞蛋液,噘著嘴,俊臉皺成麻花,要哭不哭。

顧錦皺起眉頭,“傻子,你站出來做什麼!”

慕若塵更委屈了,說話磕磕巴巴道,“媳婦,我的,保……保護媳婦。”

這傻子和她一樣被人拿捏操控,已是自身難保,奈何現在被雞蛋砸了也不後退,看那樣子居然還想繼續擋在麵前保護她。

顧錦眸光不禁柔和幾分。

想來,在這大婚之日,唯一站在她身邊的,也隻有他了。

眼瞧著第二個臭雞蛋又要落在慕若塵頭上,顧錦上前一步擋在他跟前,然後抬手一擋!

還想動她的人,找死!

冇錯,在這一刻,顧錦已經把慕若塵歸為自己的人,既然是她顧錦的人,除了她以外誰也不準欺負他。

隻聽啪!

雞蛋又碎了,卻是碎在了看戲的五皇子臉上。

五皇子神色一僵,心中怒火鋪天蓋地而來。

“顧錦,你這個賤人,故意的是不是!”

太子上前攔住五皇子,“哎,五弟,七弟妹也不是有意的。”

五皇子轉頭看向太子,“太子皇兄,這個顧錦藐視聖旨,居然頂替妹妹嫁入皇家,簡直可惡,我一定要稟報父皇,將之打入天牢!”

顧錦眼眸中都是冷意,嘴角卻是帶著笑,一時間倒是讓人琢磨不透她此刻情緒。

她不說話,也不打算說,因為她知道,這個太子今日來等著的就是這一刻。

果不其然,太子又出聲了。

他臉上神情糾結,看了眼顧錦,又看了眼慕若塵,最終歎了一口氣。

“罷了,顧大小姐嫁給七弟,也是一樁美事,大喜之日,打打殺殺不吉利。這樣吧,這件事就由本太子稟明父皇,七弟,你放心,皇兄會安排好一切的。”

慕若塵咬著手指頭,歪著腦袋,也不知道聽懂了冇有。

倒是顧錦的眼眸越發幽深。

高,真是高。

隻看四周貴胄對太子的讚賞神情,就知道今日太子得手了。

不僅僅擺脫了自己這個醜女,又贏得好名聲,之後還能如願以償迎娶顧半夏,簡直是一箭三雕!

想到這,顧錦心底裡就越不是滋味,她何時被人如此玩弄過?

下意識間她正在上前,卻被人拉住。

她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