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天漸漸的亮了,星辰工作室的眾多成員也大部分醒了過來,上午九點,所有的一、二線成員基本都已經全部就位,準備開始遊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工作室最深處的辦公室內,馮哲正與陶澤成坐在一起,商議著工作室的發展狀況。

“陶叔,現在幾個一線工會都已經開始了打建幫令的行動,我覺得我們星辰也必須要把這件事情提到日程上來了。就算現在不開始打,起碼也要開始尋找的工作了。”靠在沙發上,馮哲出聲道。

聽過馮哲的話,陶澤成立刻來了興趣,“小馮,你已經有思路了?說說你的想法。”

“是這樣的,我想先召集工作室內四十級以上的成員開個會,先分配大家分組去找四十級以上綠色boss的線索,首先要找到boss,這是最重要的。打建幫令算是目前我們工作室內最重要的工作了,我準備拿出100萬作為這個項目的專項資金,率先找到綠色boss,或者打到建幫令,我們都應該毫不吝嗇的給與獎勵。而且,我們工作室現在還冇有一個明確的遊戲之中的領頭人,這一次帶隊打到建幫令的人,今後也可以正式成為我們星辰工作室遊戲內的代言人。”思量片刻,馮哲說出了他的計劃。

聽過馮哲的話,陶澤成的眉頭微微一皺,但很快,那一絲不悅就被他掩飾了起來。這星辰工作室畢竟是陶澤成一手建立的,就算打到建幫令,誰建立工會也要聽他的,現在陶澤成隻是允許馮哲注資而已,而這馮哲現在竟然就已經開始搶班奪權了。

雖然心中慍怒,但陶澤成畢竟已經是四十多歲的人,城府也遠不是馮哲這個富家公子可以比擬的,微笑著,陶澤成出聲道,“現在工作室中的幾個一線戰隊成員等級已經全部超過了四十級,二線成員之中也有七個人等級達到了四十級,三線成員裡也有了一個四十級的戰士,另外,也就是我女兒那邊有兩個人,人數稍顯少了一點,雖然現在就打建幫令有些勉強,但提前尋boss線索找已經不成問題了。至於我們星辰在遊戲之中的老大,這個人選比較重要,而且也不能絕對的說,誰打到建幫令,這個工會老大就給誰做,還是要看具體的情況。不然,如果一個三線成員打到建幫令,難道要讓他做工會老大麼?”

“三線成員打到建幫令?這不可能吧。”聽過陶澤成的話,馮哲立刻嗤笑一聲,但馮哲也已經聽出了陶澤成話語之中的意思,星辰畢竟是遊戲工作室,重中之重就是遊戲內工會老大的人選,這個人陶澤成必須要保證自己可以絕對的駕馭這個人。深知陶澤成並不傻,而且現在還不能完全信任自己,馮哲微笑出聲,“其實說的也是,並不能說誰打到建幫令,誰就做公會老大,這件事情還是要靠實力。先不談這個問題了,陶叔幫忙召集一下工作室內四十級以上的成員,咱們先開會通個氣吧。”

說來說去,不管是打到建幫令的做工會老大,或者是有實力的人做工會老大,馮哲都是向著對自己有利的方麵講,而這一點陶澤成也無話可說。到這個時候陶澤成方纔發現星辰工作室最大的一個漏洞,那就是自己身邊冇有一個絕對可以信任的,而且在遊戲之中能力絕對高強的人。

“好的,你先去準備一下資料吧,我通知大家十點鐘到會議室。”神色如常,陶澤成出聲道。

“嗯,那我就先去準備了。”站起身,馮哲打過招呼之後離開了陶澤成的辦公室。

見馮哲離開,陶澤成為難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摸出了一根菸,馮哲離開,謝蕊也從裡麵的房間之中走了出來。幫陶澤成點起煙,謝蕊麵露一絲愁容,“成,這馮哲不簡單,剛來工作室就已經想要搶奪咱們工作室的控製權了,這是釜底抽薪。”

聽過謝蕊的話,陶澤成點了點頭,“是啊,也都怪我,一直冇有找到一個合適的人在《幻月》之中全權代理星辰,神者戰隊的人行事太過乖張,傲氣十足,不能服眾。而其他幾個戰隊的人能力又不足,壓不住神者戰隊。其實除了這些原因,最重要的是這些人都不是咱們自己人,不值得信任。”言語著,陶澤成輕輕的捶著自己的腦門。

其實工作室之中存在的問題謝蕊也都明白,默默的思量片刻,謝蕊的眼中忽而閃過一道亮光,“成,我覺得,我們可以讓昕兒跟陳英提一下,讓他來做咱們星辰在遊戲之中的權威。”

“不行!”聽過謝蕊的話,陶澤成的反映立刻激動起來,“這個人在打昕兒的主意,我不能讓昕兒有求與他。”

說道自己的女兒,陶澤成立刻有些激動,畢竟在陶澤成看來陳英隻是一個小混混,是不可能配得上陶昕的。尤其是在那天聽說陳英和陶昕走的有些近之後,陶澤成更是擔憂。在這個時候,如果讓自己的女兒有求與陳英,陶澤成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看著陶澤成有些激動的反映,謝蕊好笑又無奈的搖了搖頭,輕輕倚靠在陶澤成身邊,謝蕊出聲勸解,“成,你不要誤會了,陳英和馮哲是不一樣的。陳英的遊戲水平難道你不知道?他想找更好的工作室是完全冇有問題的,來星辰,完全是因為他和昕兒是朋友。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認識的,但是我知道,這兩個人互相的感覺是在相處之中培養出來的,並不是陳英單方麵的喜歡昕兒,昕兒也很喜歡他。這與馮哲完全是為了昕兒才進入工作室的性質是不一樣的。”

“而且,據我看,這陳英的人品不錯,如果他願意幫忙,就算未來他和昕兒不能在一起,他也絕對不會做對不起星辰的事情。”幫陶澤成揉著肩膀,謝蕊分析道。

聽過謝蕊的話,陶澤成臉上的表情稍稍好轉了一些,顯出一絲無奈,陶澤成出聲道,“先開會吧,開完會小蕊你去找昕兒談一談,總之我不讚成他們在一起。”

“好啦好啦,我知道,那我先去通知大家。”握了握陶澤成的手,像是在安撫一個淘氣的孩子,謝蕊出聲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